當前位置:首頁 > 武俠·仙俠 > 五岳獨尊 > 005 設套

五岳獨尊

  • 字體
  • 風格
聽書 - 五岳獨尊
00:00 / 00:00

+

-

自動播放×
溫馨提示:
是否自動跳轉到下一章節?
確定
取消

005 設套

“好嘞!這事包在我們弟兄身上,二爺爺,您瞧好吧!”

陳宇跟陳涼拍著胸脯作出保證后,而后從陳涼手上接過圖紙,不想在旁邊的陳洪伸過腦袋瞧了瞧,撇著嘴說道:

“這不是叫人給騙了吧!這哪是船,敢情是個成了精的大王八。”

聞聽此言,陳涼瞪起眼睛,直接抬手給了大字不識幾個的陳洪一記爆栗,訓斥說道:

“不懂就莫要瞎說,俺叫你怎么辦,你就照著辦,哪來這些廢話?”

事實上,陳洪說得是一點沒錯,這張示意圖上的戰船,造型確實跟龜鱉之類的動物有著很大相似性,因為這款戰艦的本名就叫“龜船”。

“龜船”是地球歷史上朝鮮海軍名將李舜臣發明的特種戰船,綜合性能當然比不了后來稱霸大洋的戰列艦,但也別具一格。非是林旭舍不得給陳涼最好的船圖,實在水淺養不得大魚。而今,這塊片界正處于不斷與外來片界撞擊融合的過程中,海域面積不大,主要是由環繞在陸地附近的淺海和嵌入到陸地的內陸海組成的,缺乏深海大洋那樣遼闊的水域,可供大帆船劈波斬浪航行。因而,在現階段建造多桅風帆戰艦,實用性太差,性價比也不怎么樣。

局限于近海的條件之下,看似威風凜凜的多桅大帆船,自然不及那些相對專業化的淺水戰船,比如說帆槳船、車船和龜船來得簡單實用。

這次林旭送給陳涼的船圖是一幅“龜船”示意圖,從外形上也能看得出,龜船僅有前后兩根桅桿,風力是次要動力,平常時候依靠幾排劃槳提供前進動力。雖然續航能力較差,不過若是擱在江水和近海的復雜水域使用,應當說不啻于蛟龍入海。

暫且擱下陳涼規劃一匡天下的宏圖大志不提,林旭再度成功扮演了一次指路明燈之后,心滿意足地回到了自家的安樂窩繼續宅著。

正如在不久前,林旭對陳涼剖白的那樣,世間眾生都有苦惱無法擺脫,神雖有著大神通,這也并不意味著們就能過著隨心所欲的悠閑日子。

苦惱?嬌妻愛子在懷,長生不老,一呼百應,舉凡是常人所夢寐以求的東西,林旭眼下該有的都已經擁有了,為何還會覺得苦惱呢?

此事千真萬確,林旭很是苦惱,因為他害怕,最怕的是玉石俱焚。

知情者們都曉得,時空湍流區是一處天造地設的死亡陷阱,從理論上講,只要一塊片界不斷地融合周圍的細小碎片,它自身的質量持續增加到超出時空湍流的引力極限后,自然而然地就能重獲新生,過程看起來不算太難。關鍵是當林旭向盟友,以及其他的中立勢力,求取與時空法則等事務相關資料加以研究后,發現這件事沒有想象中來的這般簡單。

無盡虛空本身是一個無序的混沌領域,更是一無所有的貧瘠之地,狂暴肆虐的能量亂流遠多于實體物質,散落在無盡虛空的片界大多數是來自于更高層面緯度的空間殘片。

由此,林旭也推想認為,自己身處這塊片界是在洪荒破碎之時跌落到無盡虛空中的倒霉蛋。

法則力量無所不在,即便看起來混亂無序的無盡虛空,其實仍舊是在法則的支配下運行的。舉例來說,一旦某快片界在時空湍流區內形成了超過臨界質量的本體質量,馬上會被空間亂流以極高速度向外拋射。隨之而來的必然結果是,片界穿透無盡虛空的界限,升入到更高空間緯度的宇宙空間。倘若到了那時,這塊片界就需要重新適應外部環境變化,天地法則也要重新厘定改寫一遍,凡是不合乎新環境的存在,一概都要抹殺掉。

當然,后面可能出現的這種情況,僅是林旭的猜想,而前者則是確鑿無疑的必然。

假如林旭猜得不錯,這種情況或許可以理解為,無盡虛空是宇宙這個龐大操作系統中的回收站。位于更高層級的宇宙發生某些意外事件,那些破損無法運行的程序文件就會被維護宇宙的系統檢測出來,當作垃圾丟進無盡虛空。扮演著數據修復軟件和回收站雙重角色的無盡虛空,專職負責把那些可以修好的數據重組還原,再把它們送回到宇宙系統中去。

究竟真實情況如何,漫說是林旭這樣半路出家的地,在這一方天地之內,神人鬼妖都無從知曉實情。為今之計,林旭也只有耐心等候著結果最終產生的那一天。生存還是毀滅,這是一個問題。

............................................................

大約是老天爺覺得考驗期差不多了,對陳涼玩的那套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的過時把戲也該收場了。興漢軍攻取漢中的過程,簡直可以用波瀾不驚來加以形容。

被司徒雅從水軍系統排擠到岸上的苗仁輔,一路指揮著四萬大軍水陸并進直抵漢中郡之際,城內坐擁著三萬大軍,糧秣輜重充裕的太守武美宰卻作出了一個出人意表的決定,連一箭一石都沒動用,直接袒露上身,手托印璽出城向興漢軍投誠。奪取漢中一役順利過了頭,連苗仁輔這種猴精猴精的老兵油子都覺得可能有詐,經過幾番試探之后才敢率軍進城。稍后,漢中這座極具戰略價值的城池,富有戲劇性地落入陳涼手中。

大約在一個半個月之后,一名宦官從幾名荊州商旅口中知悉了漢中郡易手的消息,立即告知了秦八十五世皇帝。

緊急召開朝會,秦八十五世氣得三尸神暴跳,一上來當庭就摔碎了心愛的和田白玉鎮紙。導致皇帝如此大發雷霆的原因不是喪師失地,難道在他手里丟掉的城池和土地還少了?關鍵是他這個皇帝居然成了最后一個知道實情的人,這種被大臣們架空的危機感襲來,那當真是寒意深入骨髓。

當著三公九卿和滿朝文武的面前,秦八十五世皇帝全無風度地在朝堂上大聲斥罵說道:

“混賬!汝等皆是國家重臣,竟然坐看城池州郡陷落賊手,反而厚顏說什么此乃小事一樁?莫非你們要等到那陳賊坐大,最后將朕的頭顱也割了去,才算得是一樁大事嗎?”

太尉在三公之中職責主管軍事,別人可以裝聾作啞,太尉李奉賢是無論如何也躲不過去,他干笑了兩聲,出班說道:

“請陛下明鑒,此事非是我等臣下不肯為陛下分憂,實乃力有不逮呀!”

聞聽此言,秦八十五世臉色愈發難看,手扶著龍書案,憤然地說道:

“哦,朕有三十萬虎賁大軍,緣何不能一鼓蕩平賊寇?”

聞聲,殿下低著頭的朝臣們嘴上不言語,他們心中都在譏諷這位不諳世事的秦八十五世皇帝未免太天真了。或者說他久居深宮內苑,內外消息隔絕,根本不曉得天下大勢已變。

時至今日,千年不朽的大秦帝國已如風中殘燭一般,只等著何時導演點頭就領盒飯跟觀眾謝幕了。本該是所有人都了解的清晰事實,似乎只剩下皇帝自己還沒弄明白。

占據著河北的東胡人,盤踞關中、隴西的鐵勒人,他們都對洛陽虎視眈眈。自從秦八十五世遷都洛陽以來,朝廷對地方官府的控制力日益衰弱,四方蜂起的義軍趁勢揭竿斬木聚眾攻打州縣,劫掠官倉和武庫。這天下九州雖然廣袤,卻已不復為大秦帝國所有。

當今之勢,洛陽朝廷是十個指頭按跳蚤,隨便動彈一下那就是可能引發天大的禍事。

不輕舉妄動的話,憑著過去積攢下的老本,洛陽朝廷還能茍延殘喘幾年。

若是貿然出兵,真的打勝了還好說,一旦秦軍兵敗折損實力,不必說兵強馬壯的胡人會如何行事,僅是各地義軍一擁而上,搖搖欲墜的大秦帝國就已是兇多吉少了。

此前,洛陽朝廷的公卿們已經相繼得知包括陳涼在內的各路義軍不斷攻陷州郡,持續擴充勢力的壞消息。之所以迄今無人向皇帝呈報情況,他們無非是思慮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明眼人都看得出,朝廷無力彈壓天下變亂,不動的話還能勉強撐住架子威懾各路敵人。假如輕舉妄動被人看穿了外強中干的實質,秦八十五世這個皇帝會有何等下場尚可存疑,他們這些大臣無疑都要變成人家的階下囚了。

不消說,到了那時,嬌妻美妾,金銀財寶悉數歸了別人不說,自己小命怕也難保,真是何苦來由!

這時,一名宦官小步跑到大殿的臺階下方,“噗通”一聲跪倒在地,說道:

“啟稟陛下,國師在殿外求見。”

聞聲,秦八十五世甚是驚訝地說道:

“什么?國師他依然健在?速速通傳國師前來覲見。”

這名宦官起身后來到大殿門口,操著閹人特有尖細的嗓音,高聲說道:

“傳陛下口諭,宣國師普度慈航上殿覲見!”

不多時,那個大臣們很是熟悉的穿著黃色僧袍,頭戴僧帽的身影出現在大殿門口。緩步來到皇帝面前,一副有道高僧模樣的普度慈航雙手合十,欠身說道:

“恭請陛下萬安,貧僧普度慈航這廂有禮了。”

不管是不是妖孽,普度慈航的一身神通術法終歸不是一般江湖術士可比,秦八十五世作太子時就曾多次目睹他的法術演示。

雖然知道普度慈航一向行蹤詭秘,此等行徑不似是正道中人,不過朝堂上面從來不是正人君子可以立足的地方。秦八十五世皇帝現在也很需要普度慈航的神通幫助穩固自己的統治基礎,因此對于這位國師的到來,皇帝心中亦是暗自竊喜。

“來人,給國師賜座!敢問國師,為何今日才來見朕哪?”

深心里甚是喜悅,但皇帝在表面上卻不愿被人瞧出來自己的心思如何,天心難測啊!假如太容易被下屬看透心思,那領導就不好當了,皇帝起初反倒板著臉,對普度慈航擺出了一副似是興師問罪的高壓態勢。


五岳獨尊》最新章節,請記好我們的地址:www.zimzlr.liv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掃描二維碼在微信中分享
北京快乐8单双心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