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武俠·仙俠 > 五岳獨尊 > 070 世界

五岳獨尊

  • 字體
  • 風格
聽書 - 五岳獨尊
00:00 / 00:00

+

-

自動播放×
溫馨提示:
是否自動跳轉到下一章節?
確定
取消

070 世界

神識是由生物體的獨立意識和精神提煉加工出來的一種超凡力量。雖說神識不似魂魄那樣是易被損毀,難于再生的貴重品,但是神識嚴重受損后,即使神能用愿力加以修復傷害,真的要恢復到受損之前的狀態也需要一段漫長時日。

九重之臺起于累土,合抱之木生于毫末。由此可知,關于法則的任何一點微小變化都是與整個世界中的億萬生靈息息相關。譬如說,在一個標準大氣壓之下,淡水會在一百攝氏度開始沸騰汽化。倘若這條法則改成了水在五十度沸騰,那么老百姓從今往后就只能改吃夾生飯。如果覺得前面的這條改動還不算太要命的話,那么其他一些變動就更加值得留意關注了。

天空中的太陽,它賴以發光發熱的核聚變,需要滿足超高溫和超高壓的環境條件才能開始運轉。在地球上,人類制造出來的核聚變反應要么是靠核裂變產生的高溫、高壓充當引信,再不然就是動用耗能極大的激光束聚焦來個賠本賺吆喝。假設在法則修改之后,核聚變的溫度標準下降到一千攝氏度,估計隨便來一場普通火災就能引得這個世界變得跟太陽表面一樣熾熱,這件事可就一點都不好笑了。

自覺開銷太大無力負擔,林旭趁著合道狀態下自己的神識還能維持一段時間,著手對法則進行解析。

兩個天道系統彼此傾軋不休,打得不亦樂乎,二者終歸還是有一些共同點的。天道的法則是來源于大道,而后再根據各自的實際狀況進行修正,因此許多基礎法則方面都是天道通用的,不會個體差異而有所不同。

清氣上升,濁氣下降,靈魂必須遵循六道輪回和堪稱普世價值的因果律,林旭對這些構成了世界基礎的法則興趣濃厚。

平時的天道是處于高度戒備狀態,妄圖一窺天機的家伙,那是要準備好被雷劈的,最低限度也要有被天道修理到生活不能自理的思想覺悟。而今,林旭如同進了金庫的小偷一般,只管甩開膀子起勁地劃拉著有價值的信息,這種肆無忌憚的歡樂時光自然有限得很。很快,一股無形壓力開始迫近,對林旭的神識的消磨也變得愈發強烈起來。

感受到爭斗中的兩個天道已經生出警覺,對自己這個闖入者的排斥力持續增強,林旭不無遺憾地嘆息說道:

“到此為止了嗎?也好,要找的東西已經到手了,不如歸去。”

心生退意的林旭把想法付諸行動,核心目標既然達成,他也摸清了天道對神的制約力度如何,這樣才能準確知曉如何行事不會觸發天道懲戒,此行收獲頗為可觀。

.............................................................

世界成形,這件事對于一方天地而言是值得濃墨重彩大書特書的重要事件,畢竟從此徹底脫離了無盡虛空的威脅,也得以遠離危機四伏的時空湍流區。然而,正應了那句禍兮福所倚,福兮禍所伏的古語,這場天地劇變對于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的凡人們,狀況就大為不妙了。

持續了一段時間的天道紊亂,直接引發了十日并出的天地奇觀,成千上萬的凡人在焦渴和灼傷的痛苦煎熬中緩慢死去。許多人經受不住極端高溫天氣的炙烤而暴斃,也有一些是因為找不到水源焦渴死去,又或是在因為氣候反常,天象異變而引發的集體癲狂中,稀里糊涂地便丟掉了自家性命。總而言之,這個面目一新的世界是誕生在人類哭泣哀號聲和累累白骨堆之下。

為了確保多年的投資不會打了水漂,大江龍君敖平和巫山君蕭柏瑯在前段時間輪換著照看江陵城,所以在這場空前的浩劫中,陳涼和他的大多數手下毫發無損,比起跑斷腿的神們還要來得輕松。

忽然見到許久不曾露面的林旭,已經憋了一肚子問題的陳涼搶步上前,他拉著林旭的胳膊問道:

“林大哥,到底是咋回事?您也別瞞俺,現在就算是天塌地陷,俺也能坦然面對,只管說吧!俺撐得住。”

天變不足畏!祖宗不足法!人言不足恤!某位以性格執拗而留名青史的改革派大能,如此信誓旦旦地宣誓自己的堅定信念。問題是在物質層面上,后兩者姑且不論,天變絕對是人力所無法抗拒的浩劫,倘若說天地之威還不足令人恐懼,那也未免吹破了牛皮。即便是到了人類登上月球,即將奔向火星的宇航時代,地球年均氣溫波動幾個百分點,仍然可以叫一票大人物扎堆開會討論對策的重大危機。

相形之下,這一方天地發生的劇烈天變,起危害程度完全不能稱之為變化,只能說是不折不扣的大災變

不考慮當前的一季,或者今年的農作物絕收造成的損失和影響,單是大量人口因高溫和其引發的一系列變故而死亡,已是叫任何一位領導者頭疼到用腦袋撞墻都不能解決問題的天大麻煩。

無論前方出現的敵人再怎么強大狡詐,歸根結底是可以用智慧和勇氣戰勝的,這是陳涼的信念。如今的難題則是面對著一場天災浩劫,人類引以為傲的聰明才智和不懈斗志,此時聽起來都更像是個不太好笑的笑話。陳涼唯一的指望就是求助于人類以外的大能,比方說眼前這位臉上掛著一絲苦笑的故人林旭。

聞聽陳涼的要求,沉吟躊躇了一會,林旭還是搖頭說道:

“這是天道有變,災禍是無可避免的,只能忍耐等它過去。”

“難道一點法子都沒了嗎?”

聽了回答陳涼還不肯死心,即使近幾日氣候正在逐漸恢復正常中,這個過程中死去的人也是成千上萬哪!

無奈地瞥了陳涼一眼,林旭繼續解釋說道:

“這幾日我已命九峰鎮作坊連夜趕制了一批神像,等請幾位神開光之后送來,回頭你分發下去,多少也能緩解一下天災淫威。”

經過開光的神像能承載神的神力和領域力量,或是永久,或是暫時性的支撐起俗稱為“圣居”的儀式場所。等到完成了布置之后,通常信徒們只需依托這尊神像為中心,就可以等到它不斷轉化眾生香火供養的愿力為神力,然后再消耗神力用于調節十里八村的小氣候。當然了,這些治標不治本的小手段在神們看來只能算是糊弄人的把戲,頂不得什么大用。

事實如此,對于如溺水者般恨不能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的陳涼來說,這個法子也算得上濟世良方了,他急不可耐地向林旭追問道:

“不知幾時才能到啊?”

“七日之內。”

這時,一聽林旭的答復,陳涼立馬把腦袋搖得跟撥浪鼓似的,他連聲說道:

“太慢了,太慢了。這樣不行啊!林大哥,不能再快一些?”

林旭轉念又想到了天道管制紊亂的情況,估計天道用來監控神行為的那套監察系統也差不多停擺了,現在稍微用上些違規的手法估計沒什么大礙。于是,他停頓一下,點頭說道:

“唔,那就兩天之內吧!”

“多謝大哥鼎力相助。”

最要緊的事情談完了,陳涼始終繃緊的面部皮膚驟然松弛下來,好似忽然又老了幾歲的樣子。見此情景,林旭忍俊不禁地說道:

“如何,這些日子,你一定很難過吧?”

聞聽此言,攢下了滿肚子苦水的陳涼,不由得唉聲嘆氣起來,說道:

“唉,誰說不是啊!過去俺是一個人吃飽了全家不餓,現在不成了,睜開眼就得惦記著荊州、益州這幾百萬口子人吃喝拉撒,再加上這活見鬼的天氣。林大哥,不瞞你說,俺都三天三夜沒合上眼了。”

林旭滿是同情地拍了拍陳涼的肩膀,安慰他說道:

“呵呵呵呵,今晚上你能睡個安穩覺了吧!日子再難熬也能熬得過去,保重身體徐圖日后么!”

天道有變,既是好事也是壞事。過去的片界天道殘缺不全,規則法條中留存著大量漏洞可資利用,神們要在凡間顯圣,花費神力低得可憐。若非神道另有的規則尚可制約神胡作非為,考慮到人道因果不好沾染的關系,神們真格橫下一條心,甚至可以在片界內橫行無忌地做事。而今,兩個片界天道相互吞噬,一個新世界的天道正在生成中。這狀況就好比隨手把兩張千瘡百孔的破報紙疊放在一起,透光漏風的窟窿自然會比先前少了許多。

當前,由片界融合所產生的新天道尚未最終定形,不過合道的機會給了林旭窺探到了不少內幕消息。

毋庸置疑,神們未來的日子會過得更加拘束,不趁著眼下所剩不多的宣傳時機狠狠撈上一票,怕是連養老錢也賺不出來了。

庇佑生民是收攏信徒和香火的大好時機,機會很是難得,談到孰輕孰重,林旭也能分得清楚。照例把好處分潤給了幾位盟友一部分,再把自己和地們開光過的神像以空投方式,第一時間送達那些還有幸存者的城鎮鄉村。

天底下的聰明人從來都不缺的,不僅是林旭一伙地如此作為,在這一方天地之內,幾乎所有能出來活動的神都自發組織起來。一貫懶散的龍族也破天荒地舉族動員力量,在沿海各地村鎮集市分發神像建立圣居,或者干脆開放了位于內陸水系的大小水府,收容那些因災害蔓延而走投無路的生靈入內避難。

在六道眾生之中,欲求最為強烈,感情也最為豐富的人類信徒,無疑是神們獲取香火的核心資源。

若是一方世界的人類徹底絕滅,神就像大草原上被一場白毛風刮沒了羊群的牧人一般茫然無助,因而們無論如何也不能容許這種惡劣情況發生。與此同時,修行者的各大流派一改往日深居簡出的低調行動方式,開始廣開方便之門,允許在自家洞府附近的山民進入洞天福地棲身避難,提供了大量食水藥品救濟災民。正是在上述多種超乎于人力之上的存在幫助之下,這場世界形成之初的浩劫才沒有釀成更嚴重的后果,可說是不幸中的萬幸。


五岳獨尊》最新章節,請記好我們的地址:www.zimzlr.liv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掃描二維碼在微信中分享
北京快乐8单双心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