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武俠·仙俠 > 五岳獨尊 > 001 大靈

五岳獨尊

  • 字體
  • 風格
聽書 - 五岳獨尊
00:00 / 00:00

+

-

自動播放×
溫馨提示:
是否自動跳轉到下一章節?
確定
取消

001 大靈

“來吧!來吧!來吧!”

盡管血祭儀式籠罩在詭異氛圍之下,在旁觀者看來尤為血腥恐怖,甚至還帶著幾分邪惡的意味,不過這種起源于蒙昧太古時期的祭祀儀軌也有著其他祭祀方式不可替代的功效,因而,大靈們最喜歡這種供奉方式。不同于神能從信徒供奉的香火中提取愿力,繼而轉化為自身神力,從生物血液中獲取蘊含的生命力能直接轉化為大靈們的靈力,而且轉化的自然損耗率非常低。特別對于當下那些遠道而來的大靈而言,這樣一頓由數萬頭牲畜血祭所組成的大型祭祀,確實稱得上一餐饕餮盛宴了,僅次于用活人來當祭品。

“咕嚕!咕嚕!咕嚕……”

這時,位于祭臺下方的幾個池子里,冒著熱氣的鮮血恰似燒開的沸水一般不住翻花冒泡,彌散在空氣中的血腥味道也愈發刺鼻起來。

得不到天道關照,大靈們不能享受神待遇,與此同時,們也不必遵守那些神道規則。舉例來說,大量屠戮凡人對神來說絕對是個大麻煩,對于大靈們只能說是小菜一碟。只要們在事后把受害者的靈魂和生命力一律吞噬干凈,天道就會默認這是一種近乎于狼吃羊的合理行為,完全是符合自然法則的。不僅如此,因果律似乎對大靈也沒什么特殊的懲戒手段,不過是積累業力而已。

相較于神們所承受的巨大壓力,對凡人大開殺戒,這對大靈們幾乎談不到有什么后遺癥。

這一次鐵勒人不惜血本地連續獻祭,他們是打算請出大靈們對付十字軍的宗教人士。反正只要先弄死了這群討厭的家伙,只留下那些黃頭發藍眼睛的鐵皮罐頭也沒多大威脅,多點耐心慢慢敲打一陣子就行了。

謀人者,人亦謀之。打從降臨到這個世界之日算起,十字教神系已經連續擺平了三個敵對神系的反撲,哪怕陸續倒下的這些神大多不是什么上檔次的貨色,僅是分身和化身級別的存在,本體被干掉的倒霉蛋加起來也沒幾個。然而,雅赫威跟手下天使軍團的厲害之處由此也可見一斑,即便鐵勒人的謀劃如何周詳完備,又豈能能瞞得過神之眼呢?

“嗡嗡……”

正當祭祀大靈的儀式即將步入高潮,一陣奇異聲音率先登場,緊隨其后,一個明亮光點在天頂方向迅速擴張成了光圈。那些不住徘徊在耳邊的低沉嗡嗡聲,堪比一大窩蜜蜂在集體顫動翅膀,頓時攪得人心煩意亂。

見狀,參與祭祀的鐵勒人驚慌失措,亂哄哄地叫喊道:

“啊!那是什么?快看,天都裂開了!”

“救命啊!長生天保佑!昆侖神保佑!”

當天上的光圈擴大到一定程度,伴著一聲晴天霹靂似的轟然巨響,一條體積大得足以遮住半個天空的方舟通過光圈,施施然出現在了鐵勒人的頭頂正上方。

不需要采取任何威脅性的攻擊表示,僅是這條方舟超大體量呈現在眼前,已經給予了觀眾們以泰山壓頂般的強烈壓迫感。更不用說此時從下方望去,隱約可見方舟中星星點點的亮光,每一個光點就意味著一個天使的存在,那密密麻麻的驚人數量,更是叫人想起扎堆聚攏在蜂巢中取暖的那些小昆蟲。

“嘟嘟嘟……”

一名三對翅膀的天使吹響了進攻號角,恰如雨點般落下的天使軍團迅速拉開陣勢,一舉擠占了大半個天空,泛著乳白色的圣光熾烈得甚至壓倒了西邊太陽的余暉。

登臺的排場如此宏大,天使軍團也唬不住大靈們,們哪一個不是與同類相互吞噬成長起來的?說到刀頭飲血,那簡直是家常便飯,大靈們從不會畏怯戰斗,對們而言戰斗本身就是生命的一部分。

“嗷”

這時,一頭外形酷似雄鷹,通體遍生金色羽毛的大靈厲聲咆哮起來,只見一振雙翼飛上藍天,搶先對來犯之敵發起了攻擊。在疾速向前飛掠的過程中,這名大靈猛然張開了鳥喙狀的一張利嘴,位于前方的百余名雙翼天使當即被一股無形的引力吸住,們眼睜睜地看著自己被吸入那泛著烏黑光澤的鳥喙之內。緊接著,這大靈連嚼也不嚼,直接囫圇生吞了這些鳥人,瞧游刃有余的樣子似乎還很是輕松呢!

物傷其類,兔死狐悲。天生作為雅赫威的戰爭工具,天使們不具備諸如恐懼和憤怒之類的感情,不過同伴的死亡還是激起了天使軍團的強烈反應。

“嘟嘟嘟……”

再度吹響的清脆號角聲,仿如具有著某種奇異的韻律感,原本勻稱分散在天空中的天使們隨著號角的節奏運動起來,很快在高空形成了幾個不斷轉動的大圓環。與此同時,一個個體積從如椰子般大小,直至一個人難以合抱的圣光彈相繼凝聚出來,虛握在天使們的雙手之間,這是擺出了蓄勢待發的備戰態勢。

盡管天使的個體力量在人類看來無比強大,可是在那些超乎人類之上的存在眼中,除卻少數高階天使,余者皆是無足輕重的炮灰角色。

哪怕事實確實如此,天使軍團仍不失為十字教賴以橫行無數個世界的主力部隊,以及整個神系的中堅力量。正所謂盛名之下無虛士,需要注意到天使軍團的軍團二字,這才是具有決定性的關鍵因素。也許單個天使在神面前確實不堪一擊,不過當們在戰場上增加到一個可觀的數量級之時,整體戰力隨即飆升之恐怖,堪比古老傳說中能吞噬一切猛獸的亞馬遜行軍蟻。

天使軍團開始展開行動之際,大靈們也馬上動手,們趁著天使軍團尚未完成部署就提前展開猛攻,這樣好歹能占到點先發制人的便宜。

道理是這個道理沒錯,問題是大靈們做不到團結一致,們彼此之間也存在著許多的利益糾葛和往昔積累下的恩怨情仇。在草原上愿意供奉大靈的信徒雖然不少,他們也時常為了爭奪草場、水源開戰,大靈們為了滿足信徒的愿望,隔三岔五大打出手不算稀罕事。事先沒經過溝通協調,貿然便要們放下舊日仇怨攜手合作,這事聽起來就嫌過于理想化的念頭,在沒有足夠的外來壓力前提下,絕對不可能轉化為現實的。

這時候,位于祭祀地點以南,連綿起伏的群山之中,受到陣法遮蔽效果嚴密保護的華夏地們正在安安穩穩地坐著喝茶看戲。

那位性子沉穩的太行山神龍石耳抬頭看了看對峙中的雙方,扭頭對一旁端著茶盞的林旭說道:

“林兄,咱們是不是也該動一動了?這天使軍團看來名不虛傳哪!”

聞聲,林旭擺手一笑,不以為然說道:

“呵呵,現在好像還不到火候,胡人請出的那些大靈也是隱患,不如趁著今天是個好日子,一塊送們回老家,省得走在黃泉路上太孤單了。”

聽到林旭和龍石耳的交談,巫山君蕭柏瑯也搖著那柄從不離身的描金折扇湊了過來,笑著說道:

“林兄此言甚是在理,非我族類其心必異。這些大靈靠不住的,們若不死,日后也是咱們的麻煩。不如先讓們跟天使斗上一陣,我等且在旁靜觀其變,如此方為上上之策呀!”

參與行動的地雷奧此刻也瞪起一對大眼珠,粗聲粗氣地說道:

“嗯,蕭山君所言甚得吾心哪!”

看戲的關中想些什么,舞臺上的演員們完全沒有察覺到。一名六翼天使在整個圜形陣列的中央出現,拔出長劍凌空揮舞幾下,像是樂隊指揮在調遣著樂手們。隨即,緩慢移動的陣列霎時間加速了數十倍之多。目力稍差一些的旁觀者,只能看到天上的一條條白色光帶閃動,其他的什么東西也分辨不出來了。

情況瞬息萬變,什么計劃都沒變化來得快,不等大靈們作出反應調整部署,鋪天蓋地而來的圣光彈便已充盈在天地之間。

不問可知,在這種每一寸空間差不多都能分到一枚圣光彈的極端情況下,面對天使軍團高密度的地毯式打擊,大靈們根本找不到可供閃展騰挪的間隙,唯一管用的法子只有憑借自身防御力硬扛下來。

“咣咣咣……”

分不清個數的圣光彈爆破聲響充盈在天地之間,不住閃動的熾烈白色光芒,好似無數臺閃光燈對著眼睛晃來晃去,照得人頭暈目眩。

經過了適當稀釋的圣光,可以用來制造圣水和圣香油等特色宗教用品,功能除邪祟,消弭污穢,可說是居家旅行的必備良藥。反過來看一看,超高濃度圣光的表現特征則與前者截然不同,那效果乍看起來像是跟高濃度的硫酸、硝酸差不多。具有強力腐蝕性的圣光能量,除卻與自身具有相同光屬性的個體之外,其他屬性的存在只要被高濃度圣光觸及,立馬就會帶來屬性傷害。

高濃度圣光不但會傷及生物肉體,而且有著全面殺傷力,直至引起受害者的靈魂構造全面崩解,這個現象說得簡單一點就是魂飛魄散了。

這場天使與大靈發生的戰爭,場面激烈程度大大超出了人類語言所能描述的范疇。縱有生具一枝生花妙筆的大能寫手在此,他們也只能對著超乎人類常識之外的奇異現象望洋興嘆,因為粗陋干癟的人類文字不足以描述這場景的精彩于萬一。

人類的語言是過往的客觀經驗和個人主觀意識相結合的產物,適宜用來描述那些屬于人類經驗范圍之內的事物。譬如說,對于生活在這個世界的人類來說,這一方天地本身就是世間最大的丈量標尺。假如需要描述的對象,份量尺寸遠遠超乎這根標尺所能提供的衡量幅度,那么此時人類的語言文字就變得極其搞笑了。簡單類比一下,一個對數字最多能數到一百的孩子,別人讓他準確形容億兆這個量詞,他能說什么?只能說那是好多好多個一百加起來那么多。

在這樣無厘頭的語言描述之下,億兆究竟是多少,一個旁觀者永遠也不可能通過這孩子之口來搞清楚答案。這也正是高于人類語言文字的符文和神文之所以產生的根本原因,即是如何通過有限的格式和空間尺度,描述那些有著近乎于無限意義的存在。

“滋啦!滋滋……”

隨著仿如冷水滴入熱鍋的聲響,一個鳥形大靈的粗壯臂膀和羽翼上面,布滿了被圣光燒灼留下的傷痕。身體表皮鼓起的一個個水泡,并且還在咕咕地冒著白色蒸汽,瞧著這模樣乍看倒像是新鮮出爐的一盤烤雞。

看了看自己的狼狽模樣,這位大靈暴怒了,厲聲吼道:

“我要你們死!”

話音未落,大靈一振羽翼,壯碩如熊罷的身軀化作一道流光,挾帶著滾滾音爆,疾速投向高空盤旋的天使軍團陣列。

ps:在此感謝廣大書友對螃蟹的一貫支持,以及縱橫中文網給予我的幫助。本書已連載過半,在未來的日子里,螃蟹期待能給大家帶來更多更好的作品,謝謝!在此我僅恭祝列位書友龍年大吉,大發利市,六畜興旺,五谷豐登,步步高升!^_^


五岳獨尊》最新章節,請記好我們的地址:www.zimzlr.liv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掃描二維碼在微信中分享
北京快乐8单双心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