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武俠·仙俠 > 五岳獨尊 > 038 議和

五岳獨尊

  • 字體
  • 風格
聽書 - 五岳獨尊
00:00 / 00:00

+

-

自動播放×
溫馨提示:
是否自動跳轉到下一章節?
確定
取消

038 議和

“呵呵呵呵,你們瞧瞧,敖某所言無差吧!這不是馬上東瀛神就登門來了么!”

說曹操,曹操到。這時候,好不容易算對了一回的敖平笑得甚為得意,大肆顯擺著自己的先見之明。

對敖平的這點虛榮心,林旭只是付之一笑,他對米龍說道:

“嗯,那便請這位客人進來吧!”

由儉入奢易,由奢入儉難。華夏神們平日里習慣了錦衣玉食的生活享受,再要們發揚艱苦奮斗的精神,這話就未免太不著調了。

盡管此地只是個歇腳議事的臨時場所,說不準幾時就要廢棄掉了,光是這三五日的時間之內,此地便被人力資源充裕的陰兵鬼卒們下了大力氣整治,修葺得壯麗威嚴而又不失雅致清幽。

大國主命一進門就被這份排場嚇到了,前面是三進的庭院,沿著中軸線一字排開的六座大殿的殿脊高聳入云,分列在左右兩側的是大小偏殿和附屬建筑,單以營建規格不遜于一座大型山神廟,在宮殿周圍不惜工本地從東瀛各地移植了許多名貴珍惜的花木草樹點綴環境。此情此景落在了大國主命眼中,感覺中的確很有幾分反客為主的味道,無疑在心中又平添了些許憂慮。

緩步來到會場門口,大國主命正色作揖說道:

“在下大國主命,見過列位尊神。”

聞聲,林旭沖著大國主命作個了請坐的手勢,開口說道:

“既是熟客,那也不必客套了,請坐。”

待得大國主命坐下,旁邊的侍者奉上了香茗茶點,林旭趁著這當口與敖平交換過眼色,明知故問地說道:

“不知尊神此來所為何事?”

“在下受須佐之男命大神差遣,專程前來謝罪。”

出身于國津神一系的大國主命,同時也是天津神三大主神之一須佐之男的女婿,曾主宰葦原中國,也就是東瀛那塊片界多年,這個權力也是岳父須佐之男讓渡給的。當然,最終結果被天照算計得逞,以天孫降臨的名義又從大國主命手中奪去了實權,從而確立了以天皇為核心的萬世一系地上神國體制,被迫讓國的大國主命,事后只得到一些物質待遇算是退休金。

若非如此,前次在出云大社與林旭道左相逢之際,大國主命也未必會他被一番言語就說得大汗淋漓。

根本原因是這些年來,天津神和國津神之間積存下的矛盾恩怨太多,任何微不足道的一顆火星就足以引爆沖突,早已不是需不需要別人來挑撥的問題了。

這時,林旭微微點頭,說道:

“那么須佐之男命的意思是?”

“任何條件都可以談。”

這句話一出口,林旭驚詫不已,大國主命的底限相當于無條件投降,或者說比前者稍強一點,但也好不到哪去。對此,林旭不敢輕信,繼續追問說道:

“那么也包括退出人間界嘍?”

大國主命似乎一早就得到了授命,不假思索地回答說道:

“那當然!”

這時,此前未曾預料到會發生這種狀況的林旭笑了起來,隨即他轉頭看著左右的盟友們征詢意見,說道:

“諸君意下如何?”

頂著盟主頭銜的敖平照例第一個接過話頭,說道:

“不知這承諾靠得住嗎?”

聞聲,林旭的笑容愈發燦爛,說道:

“放心,只要簽下誓書,指定天道為證,們若要反悔,那就不是咱們如何追究責任,自會有天道降下懲罰。”

說到此處,林旭有意停頓了一下,轉而用一種審視目光打量著大國主命,直到看得心中發慌,方才緩緩說道:

“因幡白兔該不會在你手里吧?”

一則古老傳說記述,在很久以前,東瀛因幡國有只白兔因為欺騙了鱷魚被剝皮,一位神很同情它給了治愈的藥方,從而讓這只倒霉的兔子重新長出一身毛皮。這個故事到此為止還算正常,接下來就充滿了難以言喻的詭異氣息。據說從此以后,立下誓言后只要披上這只白兔的皮,違背誓言者需要承擔的一切懲罰和因果都可以被豁免掉,這功能簡直太逆天了。

毫無疑問,這只倒霉的兔子堪稱是全天下間背信棄義者的恩物,也不知被東瀛神們剝了多少回皮。

聞聽此言,原本保持著一派王者風范,雖然低聲下氣仍不失身份的大國主命面色劇變,甚至顧不得再保持風度,聲嘶力竭地辯解說道:

“那邪物早已消失了,在下絕無欺詐之意,乃是誠心誠意前來與林天王交涉的。”

坦白說,林旭也無意在這種問題上糾結下去,在他看來實力才是一切解決方案的根本,正如在地球歷史上,大炮才是國境線的標尺一樣。哪怕弱者耍詐能撈取一時便宜,要說能否保住所擁有的東西,最終還是得靠實力強弱來決定,文本協議什么的,遠不如拳頭靠得住。

“好,那就開始談吧!”

聽到林旭開口答應下來,大國主命此刻如釋重負,不過稍后又吞吞吐吐地說道:

“這個……須佐之男命大神有個小小的要求。”

一聽這話,敖平拍著桌子說道:

“好生沒道理,難不成你們想漫天要價?”

不等大國主命開口,林旭搶先接過了話茬,說道:

“哎,姑且聽一聽也無妨,足下請說吧!”

“是,我們希望可以聯姻……”

上次就被林旭的桃花運刺激得羨慕嫉妒恨,幾近失眠的章渝當場失聲大叫起來,說道:

“什么!又來這一手?”

在旁邊聽到這話,不經意地聯想起林旭為了安頓兩個東瀛小妾搞得后院起火,敖平這時已然樂不可支,笑得前仰后合險些連眼淚都出來了。

前番為了跟國津神的土蜘蛛和夜刀神兩族談判,林旭不得已答應弄個兩個東瀛女子回去當小妾,至今她們還擱在九峰鎮山神廟原封不動地當擺設,盡管如此,照樣免不了家中二位賢妻吃了好一陣子飛醋。向來葷腥不忌的敖平后來也腆著臉跑去瞧了一眼,果然不所料,這兩個女子的素質比那些牙齒涂黑的東瀛仕女好一些,充其量算是小家碧玉中人之姿而已,若是贊一聲眉清目秀亦不為過,真要講如何地妖嬈動人,這話說出來可就惹人發噱了。

從來不缺腹黑特質的林旭被敖平夸張大笑弄得惱火,隨即他面露笑容,說道:

“我的盟主大人,承擔如此大任,自是非你莫屬啊!”

在場的一眾地們有知道內幕的,也有不明所以的,龍石耳注意到林旭沖著擠眉弄眼,當即跟著點頭表示贊同,說道:

“林兄所言甚是在理,按說聯姻由盟主出面最合適不過。”

聞聲,林旭的笑容愈發顯得不懷好意,他拉著敖平的胳膊,貌似中肯地說道:

“敖兄,你目下不還是宮闈空虛,膝下無子么!何妨多納幾位美嬌.娘,此乃正是兩全齊美之舉呀!”

“誤交損友!你們……你們這是擺明了要坑我。”

看別人的笑話很有趣,自己變成笑話的主角那就十分不爽了,一眾地跟著起哄式,你一言我一語,愣是把臉皮老厚的敖平都說得都快惱羞成怒了。

“那東瀛小娘皮,你們愛誰要都好,別跟老子這起哄!”

咆哮著丟下這樣一句狠話,敖平旋即背過身去閉塞了六識,直接當起了木胎泥菩薩。這下子,倒是耳根子落得清靜了,甭管別人說什么,敖平是連一個字都聽不見。

自身戰力不強,只能跟著大隊打醬油的老土地黃世仁這時候呵呵一笑站了出來,說道:

“敖龍君惱了,諸位也少說兩句吧!”

林旭轉頭望著那位提出聯姻,卻面對如此場景,業已被羞辱得無地自容,臉色一陣紅一陣白的大國主命,好言安撫說道:

“哦,我等平日里好開玩笑,倒是讓足下見笑了,咱們不如繼續談正事吧!”

沒錯,適才華夏地們表現出的戲謔輕慢姿態令大國主命很生氣,本該是鄭重其事的聯姻竟被看作了一出鬧劇,但是又有什么法子呢?在戰場上都不能得到對手的尊重,難道還妄想在談判桌上得到嗎?這個世界就是這樣現實殘酷,一切尊嚴都要靠實力來贏得,你空口說白話是不頂用的,舌燦蓮花也不如亮出砂鍋大的拳頭。

思及此處,大國主命只得強忍著一腔悲憤之情,勉強擠出了少許笑容,說道:

“須佐之男命大神有意嫁出一位女兒,與一衣帶水的華夏神系聯姻,世世代代友好下去。”

林旭聽了這套似曾相識的話,不禁生出啼笑皆非之感,他拋開了心底泛起的雜念,頷首笑道:

“呵呵呵呵,想必還有其他附帶條件,尊神何不一并講出?”

“這個……其實也不算什么大事,天皇是繼承天照一系血統,既然貴方無意與天照和解,留下天皇也是個禍患,是否可以……”

其實大國主命這話說得已經夠直白了,林旭也用不著故意裝傻,他略作思索便接口說道:

“嗯,這件事可以慢慢商量,尊神還有其他要求嗎?”

大國主命猶豫了一下,咬著牙說道:

“……華夏神不可入東瀛傳播信仰!”

聞聲,沒等林旭發話,東心雷和班瑪等地就已經炸了,大呼小叫地罵道:

“混賬,豈有此理!”

“十分放肆!”

“蕞爾小邦,安敢欺我華夏無人乎?”

不用說,華夏地們群情激奮是完全可以得到理解的,對神們來說,自家的信徒就是最根本的資產,堪比土地之于農民,金幣之于猶太人,那就是不折不扣的命根兒啊!現如今,地們好不容易浴血奮戰打下了東瀛列島,半路上跳出個家伙一見面就大言不慚,說什么不許在這里發展信徒傳播信仰,那們不是虧大了?

見此情景,大國主命不免汗流浹背,在多說一句半句,保不齊這些家伙就會沖上來生吞活剝了。

仔細地想了想,大國主命還是轉向林旭,說道:

“林天王,您看這……”

這時,瞄了一眼在場這些表情各異,唯獨沒有一個跟喜悅,或者平靜沾邊的盟友們,林旭只能暗嘆一聲眾怒難犯哪!

林旭家大業大,可以不把東瀛這點人口資源瞧在眼里,對于那些局限于某地的地們而言,想要增加一個信徒都不容易,特別是在飽經戰亂摧殘的北方地區,除卻如龍石耳之流先知先覺采取了對策的特例,許多山神土地的廟宇都已徹底斷絕了香火。皮之不存,毛將焉附?凡人都死光了,神打哪來的信徒?很多華夏地現在堪比餓了一冬天的草原狼群,甚至比起后者還要加倍的兇殘嗜血,誰敢在信徒問題上跟們較勁,縱是天王老子來了也甭想討到便宜,這是明擺著的事情,誰不信邪準倒霉。

抱定了和稀泥的念頭,林旭苦笑著說道:

“諸君,稍安勿躁,有事大家坐下來好說好商量嘛!”

“這事沒得商量,我們絕不會接受這等條件。”

“正是,我等絕不答應。”


五岳獨尊》最新章節,請記好我們的地址:www.zimzlr.liv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掃描二維碼在微信中分享
北京快乐8单双心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