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奇幻·玄幻 > 天道圖書館 > 第六百七十五章 心臟

天道圖書館

  • 字體
  • 風格
聽書 - 天道圖書館
00:00 / 00:00

+

-

自動播放×
溫馨提示:
是否自動跳轉到下一章節?
確定
取消

第六百七十五章 心臟

    剛喊完,隨即搖了搖頭,俏臉一紅,急忙搖頭:“怎么可能……”

    他們邊逃邊走,進入地宮不下好幾公里了,而且這里又有這么多傀儡,那家伙更是進入了另外一個地宮,怎么可能會出現在這?

    一定是幻覺!

    剛覺得自己不會喜歡那個無恥的家伙,就臆想出他的聲音,還覺得會救人……真是丟死人了!

    “我剛才只是隨口喊了一句,你們都沒聽到……知道了嗎?”

    俏臉發熱,玉飛兒哼道。

    “咳咳……”

    吳振等人對望了一眼,實在忍不住看了過來:“公主,貌似……我們也聽到有人說話了!”

    “你們也聽到了?”

    玉飛兒一愣,急忙向左右看去,周圍除了兩個孜孜不倦,依舊在拼命攻擊光膜的傀儡,哪還有半個人影。

    “我也聽到了,既然都聽到了,不應該是錯覺吧……”

    邢遠也點頭道。

    雖然他很討厭那位張懸,但現在這種情況,陡然聽到對方的話語,還是覺得十分激動。

    “好了,不是幻覺,我是張懸,專門過來救你們的,現在用了秘法,才將聲音傳遞過來,本人還在外面……”

    見說話了,對方居然不信,張懸無奈的搖搖頭,繼續傳音過去。

    他現在是巫魂,一旦顯形,嚇著這些人不說,肯定也會遭到傀儡的攻擊,所以,只能傳音。

    “人在外面,千里傳音?”

    邢遠等人瞪大眼睛。

    這種相隔數公里能夠傳音,而且如此清晰的能力,就算化凡八重強者,也很難做到吧!

    難不成……張懸已經有這種實力了?

    “怎么救?你可有辦法?”

    知道這位張懸已經知道了他們情況,并且打算來救,玉飛兒松了口氣,忍不住問道。

    這家伙雖然很讓人討厭,真本事的確是有的。

    不然,也不可能連續讓她吃虧,卻無可奈何了。

    “我沒辦法,才和你們商議……”張懸傳音。

    他是真的沒啥辦法。

    這個地方不大,足有二十多頭圣域級別的傀儡,他巫魂還可以悄無聲息的進出,真要將這群人帶出去,恐怕還沒走遠,就會被圍堵,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商議?我們要能出去,肯定早就離開了……”

    邢遠道。

    還以為他有什么辦法,沒想到也是一無所知。

    “這樣吧,你們詳細跟我說說情況,來到這里遇到了什么,我也好想辦法。還有,剛才我看到了不少傀儡,按照正常情況,應該過來圍剿你們,一舉滅殺才是,怎么反都離開了,只剩下兩個在這里攻擊?”

    張懸將心中的疑惑問了出來。

    這么多傀儡一起進攻的話,光膜早就破碎了,這幾個人肯定也早就死了,怎么可能活到現在。

    傀儡雖然沒啥智慧,卻也會攻擊,就像之前追殺他的那頭,恨不得將其撕成碎片,為何會如此輕易的放過?

    如果知道了原因,加以利用,或許就能找出救出眾人的方法。

    “我們進入這里就遇到那些異靈族的尸人傀儡,邊戰邊退……”

    葉前將之前發生的事詳細說了一遍。

    他們從石階走進來之后,看到了這個地下城鎮,剛開始還是有些振奮的,誰知走了不遠,就遇到了異靈族傀儡。

    這里應該就是張懸看到有戰斗痕跡的位置。

    在這里,他們被圍剿,圣域級別的傀儡,他們自然不是對手。

    幸好邢遠和玉飛兒公主,身上寶物極多,邊走邊退,即便如此,也全都受了重傷。

    一直逃到這里,找到了吳陽子前輩的尸體,觸碰了他留下的機關,這才得到庇護,算是得到了緩解。

    也就是說,這個光膜,其實是吳陽子前輩留下,保證自己尸身不被異靈族人毀滅的,只是沒想到,兩千多年后,救了一群過來尋找他的晚輩。

    不過,看光膜的樣子,隨時都會崩裂,就算想堅持,也堅持不了多久了。

    “誰說那些家伙沒圍剿?剛才二十多頭傀儡全都在這里進攻,不然光膜,也不可能變得這么稀薄了,只是……他們為什么走了,我們也不知道!”

    聽葉前說完,玉飛兒哼道。

    那些大家伙,并不是沒圍攻,而是破不開光膜,走了而已,不知道什么時候又會過來!

    而他們,一旦離開光膜,就等于失去庇護,現在手中的底牌都用的差不多了,就算有人接濟,想逃出去也很難了!

    “你說圍攻了一會,就離開了?”

    張懸皺眉。

    按照道理,只要這些家伙堅持,光膜應該已經破開,玉飛兒等人再難幸免,為何到了關鍵時刻,這么多傀儡離開,只留下兩個繼續?

    眾人點頭。

    “大概什么時候離開的?”

    張懸皺眉。

    “就剛才,也就十多分鐘前吧!”葉前道。

    “十多分鐘前?那時候我和洛七七剛從那個地宮出來……”

    眉毛蹙成疙瘩,突然想到一件事,張懸臉色一沉:“難道……”

    難不成……這些家伙,知道自己破了另外一個地宮,想要趕去救援?

    糟了!

    這要這樣,肉體還坐在地宮出口的石階上,一旦被發現,還不直接被撕成粉末?

    “你們在這里等著,我想想辦法……”

    他的肉身自然比任何人都要重要,千萬不能有失。

    說完,再管不了這幾個人,轉身就向回飛去。

    “哎……哎!”

    見他的聲音消失,接著再無動靜,玉飛兒急忙喊了出來,喊了幾聲,都不見回答,氣的手掌拍地,快要爆炸。

    啥嘛!

    說來救人,人還沒救,就消失了,你要搞什么?

    ……

    不去理會對方的埋怨,張懸速度極快,身影如同一道微風。

    剛才為了防止對方發現,飛的很慢,此時生怕肉身出了事,速度極快,時間不長就回到石階。

    “沒傀儡過來……”

    石階上,他的肉身還在盤膝坐著,一動沒動,并沒有任何遭到攻擊的痕跡。

    “難道猜錯了?”

    還以為是諸多傀儡知道自己破開另外一個地宮的消息,前去幫忙,沒想到根本不是這么回事,張懸撓撓頭,滿是尷尬。

    “分身!”

    呼!

    將分身放了出來,想了一下,取了一個戒指,將肉身放入其中。

    肉身沒了靈魂,也不需要呼吸,算不上生命,可以和分身一樣,放進儲物戒指。

    放到戒指,由分身隨身攜帶,這樣就會安全不少。

    分身雖然不太靠譜,有時候也很“二”,但九天蓮胎不是蓋的,這些傀儡再厲害,想殺死他也很難做到。

    由他照看本尊肉身,至少能保證安全。

    “你在這里等著,我進去看看那些傀儡要干什么,有什么事,也好做出應對……”

    交代分身一句,巫魂再次飛入地宮。

    既然這群傀儡沒去另外一個地宮,肯定有什么事要做,不然也不可能停止圍剿玉飛兒等人了。

    那就過去看看這群家伙到底再搞什么鬼!

    飛了一會,再次看到了第一波遇到的傀儡,此時他們已經離開了剛才走過的大路,向“城鎮”的角落走去。

    “去那里干什么?”

    城鎮角落沒有夜明珠照耀,顯得有些黑暗,不過這幾頭傀儡沒有停歇的意思,筆直向里走去,很快,消失在黑暗之中。

    “明理之眼!”

    眼中一道道紋路運轉,明理之眼閃耀而出,之前漆黑如墨的地方,頓時變得透明。

    明理之眼,不光能看穿虛妄,黑暗也遮擋不住。

    再次看清楚周圍的環境,張懸繼續跟了上去。

    這群傀儡,很快走出城鎮,來到一個河流跟前。

    “應該是上面看到的那條河……”

    看了一眼,張懸眉毛一揚。

    這條河,應該和上方的是一條水路,沒想到蜿蜒盤旋,流到了這里。

    只是,他們不去圍攻玉飛兒等人,跑著河跟前干什么?

    嘩啦!

    正在奇怪,就見一頭傀儡當先進入河流。

    咯吱!咯吱!

    傀儡一進入,就聽到一陣機簧的聲音響起,隨即河流中心緩慢浮起一個不大的圓臺。

    圓臺浮起,煞氣鋪面。

    一股讓人如墜抵御的兇猛殺戮之氣,涌了上來,讓張懸情不自禁身體一沉。

    “連靈魂都能攻擊?”

    靈魂急忙運轉天道功法,這才恢復過來,瞳孔情不自禁的收縮。

    他現在是巫魂,無形無質,沒想到圓臺都能讓其差點墜落,其中的煞氣之強,堪稱恐怖。

    之前洪師找出來的那頭活異靈族人,與之一比,簡直什么都算不上。

    “到底是什么?”

    雙眼中的紋理越來越多,繼續向圓臺看去,頓時讓他看到了不對勁。

    不大的圓臺上面,一個西瓜大小的東西,不停蠕動,緩緩跳動,宛如悶雷一般。

    “心臟?”

    張懸身體一晃。

    石臺最中心,竟然供著一個鮮紅的心臟!

    這地方怎么會有心臟?最關鍵的是……還在跳動!

    正在奇怪,就見第一個進入水池的傀儡,來到圓臺前跪了下去。

    呼呼呼呼!

    心臟跳動間,池水中的靈氣被抽取出來,筆直向他的身上灌入,剛才看起來有些有氣無力的傀儡,片刻后精氣十足,再次有了動力。

    “這是……補充力量?”

    張懸拳頭一緊。
天道圖書館》最新章節,請記好我們的地址:www.zimzlr.liv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掃描二維碼在微信中分享
北京快乐8单双心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