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武俠·仙俠 > 五岳獨尊 > 第十九章 復仇火焰(2)

五岳獨尊

  • 字體
  • 風格
聽書 - 五岳獨尊
00:00 / 00:00

+

-

自動播放×
溫馨提示:
是否自動跳轉到下一章節?
確定
取消

第十九章 復仇火焰(2)

“叮!求生之路世界,幕后黑手任務,第三階段開啟!”

主神的提示音響起,凹凸曼與楚白對視無言,他們聯手生擒了這個骷髏會的馬前卒,現在只欠撬開這張嘴巴了。

故意把半張臉隱匿在陰影中,凹凸曼聲調陰沉地說道:

“說吧!小子,你老大是誰?你要是覺得自己的意志力不錯,我們也不介意向美國友人推介一下華夏五千年文明燦爛輝煌的刑訊文化。中國的老祖宗有句至理名言,叫作民心似鐵,官法如爐。嘿嘿嘿嘿,上刑的花樣太多了,咱們也不給你逐一介紹,包管讓你嗨到極點!”

主神自動附帶的翻譯系統自然牛x無比,哪怕是歇后語和俏皮話也能翻得原汁原味,被生擒活捉的白人青年聞聲面色劇變,跟著他眼珠轉了幾圈,目光中忽然閃過一抹決然,當即張開嘴又狠狠地咬下。

見狀,早有防備的凹凸曼一抬手便捏住了這位囚徒的下頜骨,“嘎巴”卸掉了他的下巴,然后把手伸進去挨個敲打一番,最后拔下一顆模樣與真牙無異的假牙。

經過檢查假牙的構造,凹凸曼冷笑著譏諷說道:

“喲,氰化鉀毒牙,太老土了吧?你當是在拍二戰老電影嗎?我們會蠢到連這一手都不防備?白癡!”

恰在此時,節奏機械的電子音響起:

“嘟嘟……自毀裝置啟動,倒計時120秒……119秒……118秒……”

聞聲,楚白大驚失色,凹凸曼則經驗老道得多,他的反應就快了一拍,就地提起俘虜拋給楚白,急促地說道:

“帶上這個活口,跑!”

倉惶逃出地下基地,估算著爆炸時間也快要到了,兩個人一起跳下一條廢棄的灌渠,雖然不知道基地自毀是什么方式,但用屁股想也知道,這種敵我偕亡的終極手段破壞威力一定大得喪心病狂。

“嗡……嘭”

果不其然,在凹凸曼和楚白剛剛隱蔽起來的時候,一陣短促而又炫目到無法以語言形容的強烈閃光照耀著天空與大地,隨后一朵灰黑色的巨大蘑菇云從地下基地曾經存在的地方緩緩騰起,顛簸的大地似乎都在這原子裂變釋放的自然偉力之下瑟瑟發抖。

盡管試練者們的體質遠超常人,卻也不敢說對核輻射全免疫,頭發凌亂還夾帶幾根草葉的凹凸曼不無驚懼地抖落身上的放射性塵埃,這條小河溝固然幫助他們阻擋了一下沖擊波傷害,可是對核輻射的防護力如何真的很難講,話雖如此,終究勝過直接暴露在核輻射當中。

稍稍休息了片刻,平復了一下脫韁野馬般癲狂的心跳節律,凹凸曼狼狽地從地上爬了起來,喘著粗氣拽了一下楚白的袖子,說道:

“快走,這動靜鬧得太大,方圓幾百公里的喪尸都給引來,再不走就沒機會了。”

事實上,相對于腐爛到半瞎的眼睛,喪尸的聽覺和嗅覺都是極其敏銳的,至少比人類強出許多,毀滅地下基地的核爆炸轟鳴聲把半徑二百公里之內的喪尸金屬吸引過來毫無問題。眼下若還不趁著喪尸群合圍前的時間空當趕緊跑路,等到喪尸包圍圈形成之后,沒有飛天遁地的本事,試練者也得小心被前赴后繼的喪尸群啃成一堆白骨。

聽了凹凸曼的話,楚白一愣,指著地上被他捆得跟粽子似的俘虜說道:

“那這家伙怎么辦?”

“你能背得動他?”

在德魯姆林島上,阿班有針對性地訓練過楚白,他的體質業已攀升到常人的體能巔峰,無論是力量、速度,大致都與奧運選手水準相當。想象一下,一個舉重冠軍一并囊括了長短跑和馬拉松項目的全部金牌,這得是逆天到什么程度的怪獸啊!正因如此,即使扛著一個人跑路,這對楚白也算不上太大負擔。

隨即,楚白拍著胸脯說道:

“小意思,沒問題!”

由于職業的原因,凹凸曼主要強化了視覺和神經反射,身為槍手的他體力方面算不得超人一等,他能端著M2重機槍掃射,那是因為槍手有減輕武器重量的特性,此刻他已準備好殺人滅口了,只是可惜活口得來不易,所以下手有些躊躇。

聽到楚白如此大包大攬地把力氣活攬去,凹凸曼臉上露出一絲久違的笑容,說道:

“好,那就趕緊走吧!”

短暫的交談過后,楚白扛著俘虜,凹凸曼負責殿后,兩條人影閃電般在原野上馳騁,一路朝北方奔去。

................................................................................

“噼啪噼啪……”

篝火中的松枝時不時爆開,隨之濺起了一蓬蓬的火花,目前棲身的這座山洞是來時楚白和凹凸曼落腳的地方,前日他倆留下的柴火和其他物品仍然擺在原地。此地尚算安全,地廣人稀的美國中北部森林地帶,起碼正常情況下,喪尸密度不足以威脅到試練者的安全。

凹凸曼撥弄一下篝火,皺眉對五花大綁的白人青年說道:

“早點把你知道的東西都說出來,可以少吃些苦頭,滿清十大酷刑可不像唐人街的中國菜滋味那么好。”

聞聲,面色有些蒼白的白人青年罵道:

“卑劣的黃皮猴子!”

一聽這話,凹凸曼樂了,他用手里的樹枝戳著俘虜的胸膛,說道:

“喲嗬,小子,你這是開了種族歧視地圖炮跟我叫板哪!老白,你出去放個哨,給我半個鐘頭,保管讓這孫子連幾歲學會打.飛機都交待清楚。”

哭笑不得的楚白搖了搖頭,接口說道:

“行,弄得動靜輕點。”

“哎,我辦事,你放心好了。”

很快,一聲聲可以媲美鬼哭狼嚎的慘叫聲傳到洞外徘徊的楚白耳中,幸虧山洞是在一個兔子不拉屎的荒僻之地,不然這種音量非得勾來滿坑滿谷的喪尸不可。一聲比一聲凄厲的叫聲讓楚白聽得遍體生寒,他最后干脆掏出紙巾堵住耳孔,老話說得好,眼不見為凈,這聽不見也能安心一點啊!

.................................................................

一片漆黑的全封閉地下空間里,三十三片閃爍著藍芒的光屏飄浮在半空中環繞會場一周,出現在屏幕中的人形象各異,有男有女,有老有少,他們共同的特征是戴在手上的一枚銀色骷髏戒指。

“他們到底是誰?”

唯一以親到會場形式參與討論的這位,自然是辦砸了差事遭到同僚們質疑圍觀的骷髏會安保總負責人,此時他的手微微顫抖著掏出手帕擦了擦汗,然后低著頭說道:

“先生們,女士們,很抱歉,截止到目前,我們還沒有找到任何有價值的線索。”

聞聲,會場里沉寂得好似墓地,過了一會,一個滿頭銀發,樣子長得像肖恩.康納利的老帥哥開口說道:

“可憐的老約翰,他還欠我一瓶肯塔基威士忌呢!”

提起自己故去的友人,眼眶里泛起淚光的老紳士唏噓了半晌,忽然他的話鋒一轉,陰惻惻地說道:

“與骷髏會為敵是自尋死路,下達追殺令,必須從美利堅的土地上鏟除這些臭蟲,立即執行!”

這個建議沒有任何人反對,隨即以全票通過的方式獲得授權,安保負責人擠出一絲笑容,拍胸脯說道:

“是的,閣下,立即根除這些膽敢挑釁的雜碎。”

“這一次,請不要再讓我們失望!”

聽了這話,想到那些前輩們的下落,汗流浹背的中年人嘴唇止不住哆嗦著說道:

“我明白,閣下!”

渾身濕透了的安保負責人走出這間會議室,喘息著解開了領帶,而后他拒絕了旁人的協助,一路蹣跚著腳步來到司令部,親口對下屬通傳了會議決定。

空天戰斗機算是在生化危機爆發前,這個世界最具前瞻性的尖端軍事技術之一,之所以要以如此高度評價這種武器,理由很簡單。假設一種新式裝備能夠在一小時內對整個地球的任何一個角落進行精確打擊,甚至是摧毀近地軌道的航天器和衛星,攔截飛出大氣層的洲際彈道導彈,而且還能通過空天母艦補給維護長期在軌待命,那么無論怎樣來稱贊它都是不為過的,空天戰斗機絕對稱得上是一件劃時代的科技產物。

這時候,在距離北美大陸兩百公里高度的太空軌道上,一架除了有兩只翅膀,機身近乎于紡錘形的飛行器從堪稱體量碩大無朋的母艦中噴射彈出,駕駛員調整一下飛行角度,說道:

“命令已收到,對坐標350.623實施區域打擊!”

與此同時,地面上審訊俘虜的凹凸曼和在洞外的楚白都對自己將要面對的危險一無所知,在他們的視野里完全看不到危機來襲的征兆,周圍的一切都安靜得那么令人放松。

很快,來自高空的轟鳴聲引起了楚白的關注,他抬起頭仰望天空,詫異地說道:

“這是什么東西?”

此時此刻,一條拖著巨大白色尾跡的赤紅火柱由天而降,好似闖入地球大氣層的火流星,這個不明物體的尖端與大氣劇烈摩擦所發出的隆隆聲簡直賽過夏季的雷暴。盡管楚白目測這個移動物體與山洞之間還有很遠的一段距離,但那種強橫到足以撕裂山岳的破壞力卻好似撲面而來,頓時令他生出不寒而栗的感覺。

“不好,一定又是骷髏會搗鬼!”

在一次次的實戰中鍛煉出了預感吉兇的洞察力,縱使此刻看起來,眼前的異象似乎是于己無關,然而楚白還是開闊思路把這個意外情況跟自己的安全聯系起來,或者可以說他的確有點受迫害幻想傾向。

楚白撒腿飛奔到洞口,大喊大叫說道:

“凹凸曼,快出來,情況有變。”


五岳獨尊》最新章節,請記好我們的地址:www.zimzlr.liv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掃描二維碼在微信中分享
北京快乐8单双心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