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歷史·穿越 > 三國小霸王 > 第713章 試探(小小一邊民打賞加更之九)

三國小霸王

  • 字體
  • 風格
聽書 - 三國小霸王
00:00 / 00:00

+

-

自動播放×
溫馨提示:
是否自動跳轉到下一章節?
確定
取消

第713章 試探(小小一邊民打賞加更之九)

    孫策一邊吃著早餐,一邊聽郭嘉介紹情況。當祖郎出現在帳門外的時候,他招招手。

    “不好意思啊,你去得太久,我就先吃了。”

    祖郎沒當回事,只當一句客氣話。可是當他看到一旁的案上擺著的粥碗、醬和肉脯時,他愣了一下,這才意識到孫策的確給他準備了早餐。他心中一暖,拱拱手。“見到受傷的兄弟,多聊了幾句,又處理了一下傷口,讓將軍久等了。”

    “沒事,坐下吃吧。”孫策咧嘴一笑。“打了一天,又跑了一夜,肯定餓了。不過你還不能休息,吃完之后,我有一件事要你去做。傷怎么樣,礙事嗎?”

    祖郎連忙拱手行禮。“不礙事,皮肉傷。將軍請吩咐吧。”

    “不要這么拘禮,先坐下吃。時間緊張,我這里也沒有食不語的規矩,我們一邊吃一邊說。”

    祖郎忍不住笑了一聲,也不客氣,端起碗就吃。趁著這個時間,郭嘉把情況大致介紹了一下。陳登進入石城,有多少人,現在還不清楚,從馬超看到的情況來看,至少有三四千。孫策已經安排程普去增援牛渚磯的李術,要將周昕堵在牛渚磯上。祖郎的部下被打散后,除了戰死的一千多人,愛傷的三千多人,被俘的五千多人,還有一萬人左右潰散在四野。孫策希望祖郎出面,將這些潰兵集結起來,以免被陳登利用。

    祖郎剛吃了一半,孫策已經吃完了,將碗箸推在一旁,笑瞇瞇地看著祖郎。一天一夜沒吃飯,祖郎也是餓壞了,一連喝了八碗粥,吃了三盤肉脯,這才放下筷子,抹抹嘴。

    “將軍現在后悔還來得及。”

    “后悔什么?怕你吃垮我?”

    “我去收攏舊部沒問題,戰旗一立,他們就會聞風而至。不過他們野慣了,是否愿意接受將軍管束,我不敢保證,說不定到時候裹脅著我回涇縣去。到時候將軍可別怨我。”

    孫策盯著祖郎看了好一會兒,忍不住笑了。“我之前說過,你如果想再來一次,我是無所謂,不過下一次抓住你,我不會這么客氣,連斷頭飯都沒有,直接送你歸天。”他頓了頓,又道:“常言道,道不同,不相為謀。如果你們真想天下太平,并且愿意為之努力,我求之不得。如果你們天生愿意做賊,我也不勉強你們,只好把你們當賊看待,斬草除根。我給你選擇的機會,怎么選是你的自由。”

    祖郎拱拱手,轉身出帳。

    孫權有些擔心。“大兄,這山賊野性難除,是不是換個人?”

    孫策摸摸孫權的頭。“那你說說,換誰比較好?”

    “呃……”孫權轉著眼珠,仔細思索。

    孫策沒急著催他。幾個弟妹中,他最喜歡的是三弟孫翊和小妹孫尚香,對孫權多少有一些先入為主的觀念。可是父母既然將孫權送到他身邊,他就不能不給他成長的機會,只是稍微控制一下,不讓他有機會走歷史老路。而這一點的關鍵不在孫權,在他自己。只要他不作死,孫權根本不會有機會成為東吳大帝。

    這段時間,孫權、陸遜經常旁聽他們議事,成長很快。與陸遜大部分時間都在聽不同,孫權經常主動提一些問題。這當然是好事,他愿意聽聽孫權的意見。他和郭嘉、龐統相處時間久了,越來越默契,有很多想法一致,常常會忽略掉一些決策的分析過程,直接做出決定。孫權、陸遜是不是真的明白這其中的道理,他并不完全清楚,有時候也顧不上關心。

    比如眼前這件事,陳溫、陳登出現在石城,這不在他們之前的計劃之內,屬于意外情況。他們有多少人,戰力如何,會不會有其他人,一概不清楚。陳溫是揚州刺史,他不僅可以代替周昕指揮石城的守軍,還能征調吳郡、豫章甚至會稽的郡兵,形勢對他很不利,如果不能速戰速決,他會非常被動。

    可是親衛營將士昨天與祖郎部戰斗了大半天,傷亡有限,體力消耗卻不小,尤其是義從步騎,跟著他追祖郎追了一夜,現在急需休息。讓祖郎去招集舊部,肯定有風險,即使是讓他與那些俘虜傷兵接觸,也不能保證他就服氣,的確有可能招集了舊部之后再叛。可是除此之外,他沒有更好的辦法,這個辦法是相對比較合理的。祖郎新敗,士氣低落,就算有心再叛,他也有把握再次擊敗祖郎,并利用這個機會斬草除根,總比讓祖郎休息一段時間,恢復了體力再逃走強。

    降而復叛,留他何用?

    這是一次試探,也是一個緩兵之計。他要借這個機會試探祖郎的心意,也要借這個時間休整將士,打探與陳溫、陳登有關的消息,以便為下一步行動做準備。

    ——

    陳登登上城頭,遙望牛渚山。

    他剛剛收到消息,程普趕到了牛渚山南麓,切斷了石城通往牛渚磯的路口。很顯然,孫策已經知道了他的到來,擔心他接應周昕突圍,所以派程普來增援。他對程普并不陌生,舒城之戰時,程普就是孫堅麾下的大將,負責攻東門。舒城一戰后,他成了廬江太守,手下的人馬更多了,有一些還是他曾經的部下。

    想到廬江的事,陳登就有些后悔。當時太年輕,急于立功,沒有考慮周全。陸康在廬江官聲很好,甚得百姓擁護,驅逐陸康給他造成了極壞的影響。再加上廬江最強的世家周家態度不明,他在廬江半年,遲遲沒能得到廬江人的支持。

    當然他也高估了周昂的能力,統領一萬多人,用了那么久都沒能擊敗吳景,最后還被吳景擊殺,直接導致舒縣成了孤城。無援不守,他除了棄城而走之外,別無他法。

    好在上天待他不薄,又給了他一次機會。陳溫病重將死,將揚州刺史的印綬交給了他,周昕被困在牛渚磯,等他去救。只要他能救出周昕,證明了自己的能力,他就可以在揚州站穩腳跟,與孫策再決高下。丹陽兵是天下精銳,揚州又有大片的茂密山林以供周旋,掌握了這樣的資源,只要運籌得當,足以將孫策困在揚州,無法脫身。

    遠景很美好,眼前的困難卻也不小。如何才能擊敗孫策,救出周昕,證明自己的能力?陳登愁眉不解,一時找不到破局之策。

    急促的腳步聲響起,李巖出現在城上,身后跟著一個中年儒生。陳登見了,連忙扯了扯袖子,又扶正頭上的冠,拱手施禮。

    “下邳陳登,字元龍,敢問足下高姓大名。”

    那儒生滿意地點點頭,拱手還禮。“會稽魏騰,字周林,見過陳君。”

    陳登一驚。“足下與故魏君少英可是同族?”

    “不才正是魏少英之子。”

    陳登撫額而笑。“幸甚至哉,黨人英靈不遠,有魏少英之子相助,大事可成。”
三國小霸王》最新章節,請記好我們的地址:www.zimzlr.liv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掃描二維碼在微信中分享
北京快乐8单双心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