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歷史·穿越 > 三國小霸王 > 第861章 南北兩王佐

三國小霸王

  • 字體
  • 風格
聽書 - 三國小霸王
00:00 / 00:00

+

-

自動播放×
溫馨提示:
是否自動跳轉到下一章節?
確定
取消

第861章 南北兩王佐

    許攸對天子的造訪沒有準備,王允也沒有,但他養病的這段時間置身局外,想了很多,所以很快就知道了天子的用意,不失時機的敲打了許攸一下。

    他不喜歡荀彧,也不喜歡荀彧的做法,但他同樣不喜歡袁紹的做法。荀彧的家人還在鄴城,他目前的所作所為雖然未必全部符合袁紹的利益,但總體而言,荀彧沒有與袁紹做對的可能。袁紹不知道體諒荀彧的難處,只知道步步緊逼,這讓王允有似曾相識的感覺。

    當初殺袁隗一家時,他就承受過同樣的壓力。

    如果連家人還在鄴城的荀彧都懷疑,那沒有家人在鄴城的他,袁紹會相信嗎?如果不相信,將來袁紹如果得了天下,會不會和他算袁隗、袁基之死的舊帳?

    這讓王允不寒而栗。

    王允讓王蓋幫他更衣,穿上朝服,趕到門外相迎。他年紀大了,身體也不好,僅僅是換衣服就讓他氣喘吁吁,額頭全是虛汗。但天子來得也不快,他站在門外等了好一會兒,馬車才姍姍來遲。

    王允上前施禮,口稱萬歲。荀彧先下了車,天子跟著出現在車門口,扶著荀彧的手,緩緩下了車,來到王允面前,伸手扶起,親熱地說道:“觀太傅之形,聞太傅之音,便知太傅康健,朕心甚悅。”

    “承蒙陛下關懷,老臣感激不盡。”

    “家有一老,便是一寶。國有老臣,政不荒悖。”天子撫著王允的手臂,與王允并肩而言,溫言軟語,面帶淺笑。“太傅是河北王佐,令君是河南王佐,朕何其有幸,得二位王佐相輔,就算國事再難,朕也有信心度過難關。許久不見太傅,朕心里想得很,早就想來探視,又怕打擾了太傅休養。得知太傅康復,便急急忙忙地趕來了,還請太傅莫怪朕魯莽。”

    王允臉上泛起潮紅,一時竟不知如何說。他們進了門,來到堂上。鐘繇等人站在廊下,幾個虎賁郎在王越的指揮下,將幾個箱子抬了上來,一一打開,讓王允過目。箱子里面有燦若云霞的蜀錦,有色澤淺黃的新紙,有鑲金嵌玉的竹杖,雖然數量不多,卻非常用心。王允看在眼中,心中泛起一陣暖流,忍不住老淚縱橫。他雖然由司徒升任太傅,但他自己清楚,他其實是被罷免的,心里難免有怨言,覺得天子忘恩負義。現在看到天子這么敬重他,那點兒怨氣已經散了大半。

    “這位是……”天子眼睛一掃,就看到了與王蓋等人站在一起的許攸。王允的幾個兒子、從子他都認識,卻沒見過許攸。

    王允正準備介紹,許攸上前一步,整頓衣冠,拜倒在地,行了個大禮。“南陽許攸,見過陛下。”

    “原來是帝鄉人。”天子沉吟片刻,笑道:“朕知道你,你字子遠,是個智勇雙全的義士,沒想到今天會在王公府上看到你,也是機緣。”

    許攸愣了一下。他沒想到天子居然知道他,還稱他為義士,一時倒有些緊張起來。他可做過不少大逆不道的事,比如廢立天子。而且他的名聲也不怎么好,看得起他的人不多,稱為他義士的更是罕見。

    “你和故會稽太守郭異熟悉嗎,他是何等樣人?”

    見天子問起郭異,許攸連忙收回心神,小心回答。他想了想,卻發現這個問題不怎么好回答。說郭異好,是忠臣,那怎么解釋他抗拒孫策入境的事,總不能說是袁紹指使的吧?說郭異不好,那還怎么救郭異,我來長安又有什么意義?

    “郭異字元平,南陽順陽人,是顯宗朝司徒郭丹后人,與臣有數面之緣。”許攸小心翼翼地開了口。

    “原來是義士之后。”天子微微頜首,若有所思。

    許攸心中一動,突然有了主意,立刻接著天子的話往下說。“郭異與張咨以道義相交,張咨為孫堅所殺,郭異為之切齒,常言孫堅父子兇逆,恨不得為張咨報仇。此次興兵阻孫策入境,當是擔心孫策欲行南陽故技,殺戮會稽英豪……”

    “是這樣?”天子看著王允。王允心中暗喜,沒想到許攸有急智,本來是一件很棘手的事,就這么解決了。他撫著雪白的胡須,不置可否。“臣對郭異不太了解,但南陽并不遠,陛下可派人行文南陽查訪,再讓廷尉問詢郭異本人,以辨虛實,以正視聽。”

    天子點點頭。“這件事涉及征東將軍孫堅父子,不容疏忽,需有穩重之人處理。太傅,不如就讓侍中去吧,正好看看南陽新政,將來出任一方,也能有所借鑒。”

    王允還沒說話,王蓋已經心動了。他這個侍中只是虛銜,除了天天陪著天子,沒什么實際權力。天子要安撫他的父親,讓他出去做地方官,少了不能少也是一個縣令,甚至有可能是太守。他盯著王允,生怕王允一時意氣,拒絕了這個好機會。

    王允暗自感慨。天子為了保護荀彧不惜代價。同是王佐,自己的運氣比荀彧差太多了。生不逢時啊。自己運氣不好,可不能再耽誤了兒子的前程。他們可和袁紹沒有關系,天子應該不會防著他們。

    “陛下有詔,焉敢不從。只是犬子愚鈍,恐怕難荷重任。許攸是南陽人,又足智多謀,不如讓他與犬子同去,亦有兼聽之意。”王允按捺著心情起伏,淡淡地說道:“征東將軍殺張咨是不當,但郭異動用郡兵,以公器報私仇,縱使不是謀反,也是有錯在先。相比之下,討逆將軍沒有當場擊殺他,而是檻車征送廷尉,方是守禮之舉。孫將軍父子雖然讀書少,常有小節不謹之失,但心中有朝廷法度還是值得嘉獎的。”

    許攸微微皺眉。他不知道王允為什么會為孫策解脫,非要致郭異于死地。動用郡兵,以公器報私仇,這個罪名如果坐實了,郭異還能活嗎?他看著王允,王允卻沒看他,雙目炯炯有神地看著天子。許攸眼珠一轉,忽然明白了。

    投桃報李,禮尚往來,王允這是為天子著想啊。孫策把郭異他們送到長安來,自然是要給荀彧出難題,如果不能安撫住孫策,就算郭異無罪,朝廷也不能輕易放了他。想到這里,許攸不免嗤之以鼻。朝廷空有虛名,沒有實力,面對小小的孫策都要瞻前顧后,投鼠忌器,又怎么能面對實力強橫的袁紹,如此茍延殘喘,又能維持多久。
三國小霸王》最新章節,請記好我們的地址:www.zimzlr.liv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掃描二維碼在微信中分享
北京快乐8单双心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