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歷史·穿越 > 三國小霸王 > 第948章 本與末

三國小霸王

  • 字體
  • 風格
聽書 - 三國小霸王
00:00 / 00:00

+

-

自動播放×
溫馨提示:
是否自動跳轉到下一章節?
確定
取消

第948章 本與末

    袁譚垂下了眼皮,心里升起一陣強烈的不安。

    讓邊讓去勸降之前,辛毗也是這副云淡風輕的表情。邊讓死在孫堅刀下,昌邑世家反孫堅,一切都如辛毗所料,但邊讓的死引發的怒火不僅僅燒著了孫堅,袁譚也難辭其咎。別人不清楚,毛玠、王彧等人卻是一清二楚,只是邊讓那張臭嘴得罪的人太多,所以沒人站出來為他說話。如果這一次曹昂再出意外,他無法向兗州士人交待。

    曹昂的人緣極好,以陳宮為首的東郡士人對他非常擁戴。

    潁川人太強勢了。荀諶也在劉和麾下,這次文丑追擊孫策說不定也是荀諶的主意,只是他大概沒想到文丑會敗得這么慘。按理說,這本該是兩敗俱傷的局面。雖然文丑兵力更多,但孫策是何許人也,僅憑文丑是很難擊敗他的。文丑既是河北人,又是武夫,與荀諶不是一路人,荀諶借孫策之手挫挫他的銳氣再正常不過了。

    “子修的成敗關系重大,不能疏忽,我親自去與子修商議。”

    辛毗眼神微閃。“使君,把親衛營帶上吧。”

    袁譚答應了。他將指揮權暫時移交給辛毗,自己帶著整個親衛營兩千步騎離開了大營,直奔十里外的曹昂大營。

    曹昂正在營中與陳宮等人商議。他比袁譚更早遇到文丑的親衛。他沒見過文丑,但他聽說過文丑的名字,知道文丑是什么樣的人。文丑被孫策擊成重傷,對他的震撼非常大。他不敢掉以輕心,立刻召集陳宮、曹仁等人議事。

    陳宮也很頭疼。他最擔心的就是孫策會從湖陸來,曹昂會遭到孫堅、孫策父子的夾擊。然而事不遂人愿,怕什么來什么,孫策偏偏就從湖陸來了,而且先聲奪人,以少勝多,一戰擊潰文丑兩千騎。

    戚縣離戰場不過百余里,孫策隨時可能出現在戰場上,留給曹昂的時間非常有限,陳宮必須拿出切實可行的應變計劃。陳宮原本有一定的準備,卻現在這種情況卻不是他意料中的選項。他本以為孫策至少會帶一部分步卒,不僅趕到戰場的時間更長,速度也會更慢一點,他們可以根據實際情況進行調整。現在情況有變,而且孫策又用擊破文丑的戰績證明了他的戰斗力,打破了孫策騎兵數量不足,不能獨立作戰的預判,陳宮必須重新制訂防守方案。

    袁譚趕到的時候,陳宮已經站在地圖前冥思苦想了一個多時辰。他看起來很鎮定,但鬢角已經被汗水沁濕。曹昂知道他壓力很大,給衛臻使了個眼色,示意他陪著陳宮,自己走出大帳,在門口攔住了袁譚。

    一看曹昂的神情,袁譚就笑了。“陳公臺在運籌?”

    曹昂點點頭,伸手示意袁譚到一旁說話。袁譚也不介意,離開曹昂的大帳二十余步才停下。“子修,孫策要來了。時隔兩年,我們又一次要和他交手,你有信心嗎?”

    曹昂搖搖頭,笑容苦澀。“如果說有,那我是為臣不忠,為友不諍,自欺欺人。”

    袁譚伸手按在曹昂肩上,輕輕晃了晃。“子修是君子。說實話,我也沒有。遇到這樣的對手,真不知道是幸運還是不幸。不過大敵當前,總不能不戰而退,你我并力,與他再決勝負。縱使敗了,也問心無愧。”

    曹昂眉頭緊皺。“使君,不孫策就在左右,隨時可能出現,使君這時候到我營里來,絕非上策。”

    袁譚指指營外的親衛步騎。“我小心著呢,兩千步騎,刀出鞘,箭上弦,隨時準備戰斗。”

    曹昂松了一口氣。“即使如此,使君也不能掉以輕心。孫堅是虎,再猛也只能在地上走,孫策卻是鳳凰,隨時可能從天而降。此人被人稱為小霸王倒也是名至實歸,用兵無跡可尋,頗有當年項籍風范。”

    袁譚苦笑。剛剛辛毗還說孫策像項羽,現在曹昂也說孫策像項羽,還真是英雄所見略同。他雖然心里緊張,卻不能示弱,強笑道:“項籍再強,垓下一戰,不也落得四面楚歌,烏江自刎,身首異處?孫堅被圍,孫策輕騎馳援,正是你我重創他們父子,一戰成功的好機會。子修,我聽說你曹家出自平陽侯,平陽侯曾隨淮陰侯韓信參與垓下之戰,今日在此與孫策交手,正是你重振曹氏的好機會,還望你……”

    曹昂輕聲笑了起來。“使君放心,昂雖然不敢望先祖萬一,卻也不敢辱沒先人。請使君下令,昂必戰至最后一人。”

    袁譚輕嘆道:“有子修這句話,我復何憂?子修,我準備搶在孫策趕到之前發起攻擊,你守住大營,別讓孫堅逃脫就行。孫策雖然驍勇,但沒有步卒配合,無法攻擊陣地。重創了孫堅所部,我們就是勝利者……”

    “使君真是這么想的嗎?”

    陳宮不知道什么時候走出大帳,站在帳門口看著袁譚、曹昂。袁譚很驚訝,他看看陳宮,又看看曹昂,啞然失笑:“公臺,你的耳力這么好,這么遠都能聽到我說什么?”

    陳宮慢慢走了過來。“使君,不是我的耳力好,是你的聲音大。”

    袁譚很尷尬,摸摸下巴,想說幾句,卻不知道該說什么。陳宮在袁譚面前站定,靜靜地看著袁譚。“使君,天與不取,必受其咎。袁氏與孫氏爭的不是一時勝負,而是天命。

    袁譚挑了挑眉,有點聽懂了,卻又不是太明白。他打量著陳宮,含笑道:“還請公臺詳言。”

    “將軍,我聽說吳會有人倡舜避丹朱之說,丹朱者,堯之子者,其意當指長安天子。舜者,鳳之裔也,有重瞳之異相。項羽乃舜之后,人稱重瞳子,如今孫策以小霸王自號,以鳳鳥自喻,他想做什么,將軍還不清楚嗎?”

    袁譚屏住了呼吸,心中狐疑不已。陳宮這是什么意思?他強笑道:“公臺,你究竟想說什么?”

    “我想說,你可以放走孫堅,卻不能放走孫策。”陳宮一字一句地說道:“孫堅只是誘餌,孫策才是使君真正的目標,輕重不可偏廢,本末不可倒置,機不可失,時不再來。這么重要的事,是辛佐治沒有對使君言明,還是使君覺得曹府君不足與謀?”
三國小霸王》最新章節,請記好我們的地址:www.zimzlr.liv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掃描二維碼在微信中分享
北京快乐8单双心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