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奇幻·玄幻 > 天道圖書館 > 第一千三百二十九章 心塞的劍秦生

天道圖書館

  • 字體
  • 風格
聽書 - 天道圖書館
00:00 / 00:00

+

-

自動播放×
溫馨提示:
是否自動跳轉到下一章節?
確定
取消

第一千三百二十九章 心塞的劍秦生

    “試試真正的一劍破海吧!”

    眼睛放光,張懸一聲呼嘯,大手凌空一抓。

    剛才施展的,只是靈虛三劍中的劍意,并未用盡全力,此刻見對方抵擋起來十分輕松,再無遲疑。

    噼里啪啦!

    一陣空間撕裂的聲音,一百多柄中品圣器長劍呼嘯著飛了出來,安靜的懸浮在空中。

    “去!”

    眼中紋理閃爍,一套繁瑣復雜的劍法,筆直向前刺了出去。

    一劍破海雖只是一招劍法,但卻是借助108柄長劍組合成的巨大劍陣,每一柄都蘊含了一套劍招,加在一起,宛如千軍萬馬。

    轟隆!

    劍圖化作海洋,覆蓋而下,無數道劍氣,縱橫捭闔,霎那間就將整個房間,籠罩在內。

    “這是……劍老人的絕招?你……”

    擋住對方的劍氣,正覺得十分輕松的劍秦生,突然看到一張劍圖,覆蓋而下,瞳孔收縮,差點沒暈過去。

    他雖從未見過劍老人,但是作為以前的用劍強者,早就聽聞過姓名,也聽說過他的絕技。

    甚至當初四處游歷的時候,還專門去過劍池學習過一段時間,發現理念不合,才就此作罷。

    本以為這家伙的傳承早已斷絕,做夢都沒想到,眼前這位青年施展了出來,而且青出于藍勝于藍,比傳說中的更加強大,更加鋒芒畢露。

    最關鍵的是……剛以為對方沒有合適的兵器,送了一柄,做夢都沒想到,一眨眼拿出這么一大堆來。

    你有這么多,干嘛拿那個上品級別的?

    面皮抖動,再也顧不上其他,雙手張開,劍氣從指尖射出,眼前流水模樣的屏障,頓時變得更加厚重。

    轟!

    剛做完這些,一百多柄長劍就刺了過來,巨大的沖擊力,落在屏障上,“咔嚓!咔嚓!”一連串脆響,后者出現了裂痕,緊接著玻璃般碎裂。

    “這些劍氣如何知道我流水劍訣中的缺陷?”

    身體一顫。

    他剛剛施展的劍訣,宛如流水,抽刀難斷,對方卻能一下擊碎,說明找到了漏洞和缺陷,讓其再難維持流動的狀態。

    當初和張家那位用劍高手比試,他如此實力都無法做到這點,眼前這位到底怎么做到的?

    滿是震驚,想要阻止這件事情發生,卻發現已經來不及了,上百柄長劍布制成的劍圖,四面八方,狂涌而至,如同暴風雨,匯聚成洪流,透過招數中的漏洞,狠狠刺在身上。

    “噗!”

    喉嚨一甜,倒飛而出,“砰”的一聲貼在墻壁上。

    呼啦啦!

    布置在四周的封印,在巨大的沖擊力下,發出一聲聲脆響,似乎隨時都會爆炸。

    呼呼呼!

    人貼在墻上,攻擊還沒有結束,劍影重重,又一連數百道力量,接二連三的打了過來,猶如浪潮,一波比一波強勢。

    整個房間,像是亮起了七色彩虹,晃的眼睛看不清楚,劍秦生的身影被劍芒徹底籠罩。

    轟!

    封印再也承受不住,轟然炸開,房間沒了陣法的加持,也發出“吱呀”的聲音,再也堅持不住,轟然倒塌。

    碎石飛濺,煙塵激蕩。

    懸浮在空中的劍秦生想要逃走,都來不及,劍影不停落下,每一招都打在他招數的漏洞之處,防備都做不到。

    轟轟轟!

    身影不挺倒退,連續撞塌了,七、八間房屋,才停下來。

    “呼!”

    一口氣吐出,張懸面容發白的收回手掌,這才覺得渾身疼痛,連抬起手指的力量都沒有了。

    剛才只是心中推演,并未實際運用,真正施展出來才知道,這招威力有多恐怖,而且攻擊到了最后,以他現在的力量居然無法控制,直到消耗干凈體內的最后一點真氣。

    “太可怕了,身不由己,以后還是少使用為好……”

    頭上冒出冷汗,張懸忍不住有些心悸。

    這招施展到最后,已經不受他控制。

    倒不是說招式有什么問題,而是他的實力還是太低了,不足以完美發揮,就好像孩童拿起鐵錘,威力很大,但是揮舞下去,想要收手亦難做到。

    他現在就是這種拿鐵錘的孩童,一劍破海,全力施展,不將體內真氣徹底消耗干凈,根本無法收回。

    修煉了封圣解的真氣,能達到圣域,幾乎從未用光過,現在卻涓滴不剩,足見這招到底有多么恐怖了!

    與人對戰,真氣消耗干凈,將會十分危險,弄不好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對了,劍秦生前輩不會有事吧?”

    剛才只顧著自己打的爽了,沒注意對方的情況,看著眼前滿地的廢墟,張懸忍不住有些擔心。

    這家伙雖然嘴上說,不壓制修為,卻也將力量壓低了,萬一承受不住,被活活打死,自己豈不成了殺人兇手?

    呼!

    這種擔心的情緒,還沒徹底升起,就見一個人影從廢墟中飛了起來。

    正是劍秦生。

    此時的他再也沒了高手的模樣,身上的衣服破了好多處,滿身的劍孔,說不出的狼狽。

    “前輩……”嘴角一抽,張懸急忙問道。

    “我沒事!噗!”

    尷尬的笑了一下,話沒說完,再次一口鮮血噴出,緊接著“噗通!”一下,劍秦生就從空中掉了下來,一頭扎在泥土之中,滿身的塵土。

    他現在的內心是崩潰的,按照正常情況,以他的實力,對方的劍招,就算再強大,也不能傷其分毫。

    但他只動用了百分之一的力量,而且流水劍訣被擊中缺陷直接破掉,毫無防備之下,沒當場掛掉,已經命很大了。

    躺在廢墟里,服用了一枚丹藥,過了老半天,才緩緩恢復過來。

    站起身來,看向四周,心中一陣郁悶。

    本來是想看一下對方確切實力,和對劍法的領悟,結果被一招打成這樣……幸虧沒人看到,不然丟人都丟死了……

    “老師,你沒事吧?”

    “老爺,發生了什么事?”

    “這是什么人干的?別讓兇手逃了……”

    正在暗自慶幸,就聽到四周嘈雜的聲音響起。

    轉身看去就見水千柔、謝師兄等弟子,和一群管家、護衛,正眼巴巴的站在不遠處,齊刷刷的看過來,滿是擔心。

    “你們怎么來了?”

    眼前一黑,劍秦生差點摔倒。

    剛想著,沒被人看見,就看到密密麻麻接近上百人,這是整個府邸的人都來了吧!

    搞什么?

    “張師說老師你受了傷,讓我們過來看看,謝師兄以為出了什么事,不太放心,就將他們都喊了過來……”

    水千柔解釋道。

    “……”捂住胸口,劍秦生覺得心痛的無法呼吸。

    將他打得這么慘,倒也罷了,還喊來學生、下人圍觀……

    過分了啊!

    “我并未受傷,只是剛才演練劍法的時候不小心將房屋震塌了……”

    老臉一紅,滿是尷尬的擺了擺手。

    “沒受傷?”

    謝師兄和水千柔等人對望。

    渾身劍孔,鼻青臉腫,如此狼狽……這只是演練劍法?

    “咳咳!張師人呢?”

    知道學生們想些什么,劍秦生咳嗽了一聲,轉移話題。

    剛站起來,就沒看到對方,人怎么不見了?

    “張師說,看了老師的書籍,十分感激,有了些領悟,就回去修煉了……”

    水千柔道。

    “回去修煉了?”

    劍秦生覺得更心塞了。

    將這里弄得一團亂糟,將自己打成重傷,自己卻偷偷跑了……還感激,有這么感激的嗎?

    “對了,老師,張師臨走的時候給了這個,說讓我親手交給你……”

    正滿是郁悶,恨不得將那家伙抓回來教訓一頓,就見水千柔上前一步,遞來一本書籍。

    皺了皺眉,手掌一抓,將書籍拿到掌心,隨手翻開,只看了一眼,就全身一震,臉上浮現出難以置信的顏色。

    “這、這……”

    劇烈的顫動。

    眼前這本書,墨跡才干,很顯然是剛剛書寫完畢的,上面詳細指出了他修煉中的錯誤,以及對劍訣領悟上的誤區。

    甚至有許多,是他疑惑了許多年,卻無法解決的難題……

    也就是說,按照這上面書寫的修煉,他的實力絕對能夠再進一步……

    “和我對戰了一招,我都沒怎么出手……就看出這么多問題?”

    捏住手中的書本,劍秦生不敢相信。

    身為劍道大宗師,更是圣子殿的老師,他經常給別人講解劍術,指點修為,正因如此,眼力也十分厲害,同級別不少名師都遠遠不及。

    即便如此,對于他自己的問題也無可奈何,眼前這位只看了一眼,就全部找出,而且給予了解決的辦法……

    這眼力和對劍道的理解也實在太恐怖了吧!

    “難怪能在如此年紀就領悟兩種真解,對劍道的理解,我遠遠不如……”

    直到此刻,終于明白為何對方能夠這么快得到自己先祖劍意的認可,并創出這么強大的劍法了。

    單憑這種對劍的理解和領悟,就是他都遠遠不能及的。

    根本不在一個等級上。

    “或許……這才是真正的天才吧!”

    感慨一聲,心中有些黯然,正想將書籍收起,突然想起一件事,眼睛一亮:“對了!”

    “對劍道領悟的如此深奧,如果帶著他去張家……或許能報當初的一箭之仇!”
天道圖書館》最新章節,請記好我們的地址:www.zimzlr.liv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掃描二維碼在微信中分享
北京快乐8单双心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