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歷史·穿越 > 三國小霸王 > 第1007章 本性難移

三國小霸王

  • 字體
  • 風格
聽書 - 三國小霸王
00:00 / 00:00

+

-

自動播放×
溫馨提示:
是否自動跳轉到下一章節?
確定
取消

第1007章 本性難移

    路招縮在墻角里,滿身污垢,但臉上還算干凈。看到孫策進來,他下意識地坐了起來,用袖子擦了擦臉,順手將散亂的頭發挽好。大概是聞到了自己衣服上的臭味,他突然變得羞愧無比,眼神也變得退縮起來,躲閃了兩下,隨即又鼓起勇氣,強作鎮靜的迎著孫策的目光。

    孫策笑笑。知道愛干凈,看來路招還沒有為袁譚盡忠的計劃。

    “別不好意思,軍營里就這樣,我身上比你還臟。”孫策在路招面前蹲了下來,雙手抱拳,撐著下巴,直視著路招的眼睛。“我是孫策。”

    “孫……策?”路招一下子愣住了。從孫策的戰甲,他能猜出孫策身份不低,但他沒想到會是孫策本人。他打量著孫策,蒼白的臉漸漸漲紅,眼珠轉了轉,啞然失笑。“沒想到臨死之前還能看到你,也算不虛此生。”

    “我有這么大名聲?”孫策笑了起來。“你弟弟可不這么想,我請蔡伯喈寫信請他,他都沒理我。”

    路招很尷尬,無言以對。

    孫策站了起來。“行了,這兒也不是說話的地方。你如果想為袁顯思盡忠,我也沒什么好說的,如果你還想成就一番事業,為路家爭取一個機會,不妨跟我出去,洗個澡,換身衣服,然后再聊,如何?”

    “如果……我想走呢。”

    孫策居高臨下的打量著路招,雖然一句話也沒說,路招卻感覺到了一種說不出的壓力,讓他不得不使出渾身的力氣才能仰著頭,與孫策對視。孫策看了他一會,歪了歪嘴角。

    “難怪太史子義會推薦你,有點骨氣。”孫策笑道:“如果你真想走,那就走吧,以后聰明點,別再撞到我的刀上來。這次遇到太史子義是你的運氣,遇到其他人,你的名字已經記在功勞簿上了。”

    孫策說完,轉身出門。路招猶豫了一下,起身跟了上來。孫策的話雖然不多,但含義深刻。路粹拒絕了孫策,一心要投靠袁譚,他再為袁譚效力也沒有太大的意義,不如投靠孫策,為路家增加一個選擇。為了家族的利益,世家從來不會把所有的希望寄托在一個勢力身上,有時候明知是犧牲也不得不從,何況孫策能和袁譚戰成這般形勢,未必沒有翻盤的可能。

    太史慈是孫策信任的大將,遇到他的確是運氣。如果是朱桓先進帳,他的首級大概已經落地了。

    太史慈就在門外,見孫策進去一會兒就出來了,頗有些意外,再看到路招跟在后面,不禁暗自佩服孫策的口才。他也嘗試過勸降路招,但沒有成功。孫策幾句話就讓路招俯首聽命,他望塵莫及。

    看到太史慈,路招停下腳步,肅身而立,向太史慈行了一禮。“謝太史兄不殺之恩。”

    太史慈斂容還禮。“路兄文武全才,正當一展英姿。”

    朱桓撇了撇嘴,不以為然的哼了一聲,把頭扭了開去。路招也不理他,拱著雙手,正身直行,跟著孫策向前。孫策讓人安排熱水,讓路招沐浴更衣,自己也洗了個熱水澡,換了一身干凈衣服,出于赴宴。頭發還沒干,就只暫時披散著。路招幾乎同時出門,與孫策隔著一道走廊,互相看了看,都有些驚訝。

    “慚愧,慚愧。”路招挽著濕漉漉的頭發,有點不好意思。他的頭發保養得很好,又黑又亮,堪和太史慈的胡須相媲美。

    “慚愧什么?”孫策哈哈一笑,招招手,將路招叫到面前。“你啊,既然入了軍營,做了統兵的將領,就別再端著那讀書人的勁兒,要不然沒人愿意跟你親近。你說你吧,寫一封軍報而已,話說清楚了就行,何必像繡花似的費那么大勁?身為將領,不把心思放在破敵立功上,你這不是作死嗎?”

    路招雖然覺得孫策說話太直率,有點傷自尊,卻又不得不承認孫策說得有理。他被太史慈偷襲成功,一方面是安排不周,一方面也是精力用錯了方向。身為將領,如何保全自己、戰勝敵人才是他應該考慮的事情,為了一封軍報耗費那么多心思,實在是本末倒置。說白了,他還沒適應身份,還把自己當作讀書人。

    “將軍指教得有理。”路招誠懇的拱手致謝。

    朱桓已經準備了酒宴,孫策與路招一起入席。郭嘉、顧徽等人也來了。菜很豐富,酒卻非常少,小酌了幾杯,意思一下就行了。顧徽看過太史慈從路招大帳里搜出的公文,對路招的文章做了一些評點。郭嘉則和路招討論了一下形勢,沒有說太具體的東西,泛泛而談。一方面是看看路招的見識如何,另一方面也是讓路招對前途有點信心。孫袁相爭,看好袁氏的人肯定比看好孫氏的人多,如果不能讓路招覺得孫策有取勝的希望,路招是不會真心效力的。

    路招以前并不知道郭嘉,他只知道辛毗是潁川年輕才俊中的翹楚,與孫策麾下的趙儼、杜襲為友,聽郭嘉解說了一下天下形勢,這才意識到袁譚輸得不冤。郭嘉的才智絕對不在辛毗之下,他之所以名聲不顯,很可能和他的性格有關。天氣又不熱,又沒什么蚊蠅,郭嘉卻羽扇不離身,明顯是個放蕩不羈、率性而行的怪才。這樣的人在別的地方還行,在潁川這種人才聚堆的地方是很難出頭的,也只有孫策這種寒門出身的武者才會重用他,袁譚那樣的世家子弟絕對不會看上郭嘉。

    看到孫策麾下的文武,路招大致清楚了孫策用人的準則,他并不需要刻意地讓自己變得粗魯,畢竟顧徽這樣的讀書人一樣能得到孫策的信任。他只需要做好自己的本份就成了,領兵就把心思放在領兵上,多打勝仗,多立戰功,孫策就不會虧待他,不需要像在袁譚麾下那樣注意自己的一舉一動,生怕哪兒做得不到,惹人笑話。

    打開了心結,路招輕松了很多,和顧徽說文論藝,和郭嘉討教形勢,和太史慈、朱桓辯論行軍作戰,有意無意的說起了不久前的亢父攻防戰,夸了朱桓一通。亢父攻防戰是朱桓第一次獨立領兵取得的戰果,可謂是真正意義上的成名戰,如今得到對手的贊揚,朱桓心里說不出的舒服,看路招順眼了很多,高談闊論,顧盼自雄。

    孫策看在眼里,暗自嘆息。三國時代,有兩個人生性護前,一個是關羽,一個就是眼前的朱桓。自己改變了他的命運,卻改變不了他的個性。
三國小霸王》最新章節,請記好我們的地址:www.zimzlr.liv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掃描二維碼在微信中分享
北京快乐8单双心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