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歷史·穿越 > 三國小霸王 > 第1044章 一事無成

三國小霸王

  • 字體
  • 風格
聽書 - 三國小霸王
00:00 / 00:00

+

-

自動播放×
溫馨提示:
是否自動跳轉到下一章節?
確定
取消

第1044章 一事無成

    秦松和龐統相視而笑,像兩只狐貍。

    “文表松,你辛苦一趟?”龐統拍拍自己的臉,說道:“我這樣子,怕給孫將軍丟臉啊。”

    秦松忍不住哈哈大笑,起身整理了一下衣服。“士元,你這么說,我就慚愧啦。也好,蔣子翼不在,我充當一下說客。你們動腦子,我動嘴皮子。”說完,他緩緩向外走去,走到帳口,又停住了,轉頭沖著龐統擠擠眼睛。“士元,待一會兒,你讓人去叫我。”

    龐統會心地點點頭。兩人忍不住笑出聲來。秦松出了帳,背著手,一搖二擺的來到營門,看著營門口中來回踱著步的衛臻,還沒說話,先張開嘴,打了個哈欠。

    “敢問足下是哪位?半夜求見,有什么事?”

    衛臻被擋在營門外好一會兒了,心急如焚。曹昂、陳宮決定撤退,但怎么撤卻很有講究。孫策對他說的是日出之前,是天亮之前決定還是天亮之前離城?如果只是決定,那好辦,曹昂還有足夠的時間收拾。如果是離城,那就太倉促了,他們在城里的大量輜重很難帶走。他的任務就是來談判,爭取時間。沒想到在營門口一等不見人,二等不見人,卻看到大營里燈火通明,將士們人來人往,一副臨戰的模樣。

    “在下衛臻,曹將軍麾下走馬,奉曹將軍之命,來與孫將軍商洽。”

    “哪個孫將軍?”秦松一副漫不經心的樣子。

    “呃……當然是討逆將軍,我剛剛在馮楷的大營見過他,有約定的。”

    “討逆將軍啊,他睡著了。衛君請回吧,有什么事,明天再說。你看,天快亮了,我真沒什么時間陪你。”秦松揮揮手,一邊說一邊用袖子擋著嘴,嘀咕了一句什么。

    聽到“天快亮了”四個字,衛臻心里就是一緊,看這架勢,孫策根本沒指望曹昂主動撤退,是準備圍城啊。馮楷部回到大營,看起來是讓出北門,也許是撤回大營休整,畢竟他們昨天淋了雨,總不能讓將士們一直穿著濕的戰袍。回去換身干的衣服,再吃頓飽飯,才好繼續戰斗嘛。

    當然,還可能是有另外一個原因:馮楷部新降,未必能用,不如孫堅的部下來得可靠。

    這時,有一個掾吏匆匆走來,附在秦松耳邊說了幾句,秦松連連點頭。“知道了,知道了,我馬上就來,不會耽誤的。”

    衛臻越聽心里越不安,又不好主動問,估計秦松也不可能答應他。夜色深沉,黎明將至,他咬咬牙,拱拱手。“煩請足下通報孫將軍,曹將軍愿意接受他的建議,撤出任城。”

    “孫將軍讓你們撤出任城?”秦松很“驚訝”。“這不太可能吧?”

    “千真萬確。足下若是不信,還請通報孫將軍,一問便知。”

    “你們……打算撤出任城?什么時候?”

    “馬上。”衛臻恨得牙癢癢。聽秦松這意思,孫策根本沒準備曹昂撤退,他就是想圍攻任城啊。

    秦松愣了片刻,一跺腳,大聲喝道:“開門,開門,請衛君入營。”

    門卒們打開營門,秦松讓衛臻請了進來,重新見禮。聽說秦松是孫堅的軍謀,不是孫策的部下,衛臻恍然,連忙把孫策和他說定,讓曹昂日出之前撤出任城的事說了一遍。秦松一副歡欣鼓舞的模樣,雖然什么也沒說,卻讓人覺得原本計劃就是要圍城的模樣。

    秦松又借口請示,將衛臻撇在一邊,讓他煎熬了一會兒,這才出來,說孫堅勉強答應了,讓他進城與曹昂商洽。如果日出之前曹昂出了城,他可以放他一條生路。日出之后,曹昂如果沒有出城,那就別走了。

    衛臻心慌意亂,根本沒時間考慮太多,匆匆引著秦松出營。當他離開孫堅大營的時候,東方已經露出魚肚白,離日出只剩下很短的時間,而孫堅大營里的將士已經在列陣,一副準備出營征戰的模樣。

    衛臻不敢怠慢,一上車,就讓車夫策馬急馳,趕回城中。

    聽完衛臻的報告,曹昂、陳宮還想努力一下,希望孫堅能給他們多一點時間。

    秦松很不耐煩。“跟你說句實話吧。”秦松斜睨著曹昂,眼神譏諷。“袁將軍因令尊劫走袁耀而死,遺令中有一條,就是要孫將軍取令尊性命。令尊現在遠在益州,袁夫人屢次要求孫將軍殺你,讓令尊嘗嘗痛失愛子的滋味。曹將軍,袁使君已經被擒,你現在可是孫將軍的目標。”

    曹昂很尷尬。他只知道袁術遺令中有一條是要孫策取袁紹性命,沒想到還有這么一條。不過細細想來,這也是事實,袁術之所以死,就是因為他們將袁耀劫到了鄴城,提出這樣的要求也很合理,至少符合袁術的脾氣。這么說來,孫策同意他撤退的誠意的確不是很足。

    曹昂沒有再猶豫,立刻率領部下出城。他們來不及收拾太多,除了隨身攜帶的甲胄、武器、帳篷,每個士卒只帶了三天的干糧。這是昨天就準備好的。曹昂又安排了一些大車,盡可能地多帶一些糧食、軍械走,但時間太緊張,大量的輜重還是只能扔在城里。

    任城相徐璆很郁悶。當年做汝南太守,被孫策奪了。現在做任城相,又被孫策奪了。他簡直和孫策犯沖。袁譚被俘,曹昂放棄任城,他也不想在任城呆著了,隨曹昂一起撤退。

    看著曹昂匆匆撤走,秦松向城外監視的斥候發出消息,命人打開南門和西門。孫堅一直在等著,見狀立刻命令黃蓋、全柔接管任城,自己則親率大營尾隨曹昂,一直將他送出任城國境。

    出了城,朝陽剛剛躍出地平線,曹昂勒住坐騎,回頭打量著被朝陽披上一層金光的任城,輕輕的一聲嘆息,心里說不出的難受。陳宮謀劃了那么久,就是想為他奪取任城、魯國一帶作為發展根基,沒想到最后還是一場空。當初如果不是私心太重,和袁譚產生隔閡,而是同心同德,會不會是另外一種結果?

    陳宮坐在車里,隔著車壁聽到曹昂的那一聲輕嘆,心里說不出的難受。他掀起車簾,看了一眼遠處向西而去的馬車,辛毗就在那輛馬車上。曹昂邀請辛毗與他同行,卻被辛毗拒絕了。辛毗說,他心灰意冷,無意建功立業,要回潁川老家靜養,閉門讀書。曹昂無奈,只得答應了。

    陳宮對辛毗的決定很意外,也很不理解,這不是他預料的結果,事情并沒有安照他的希望發展。先是被孫策趕出任城,隨后又被辛毗拒絕,他為曹昂謀劃了這么久,卻一事無成。

    退出任城,曹昂下一步該往哪兒走?陳宮很茫然,說不出的頹喪。
三國小霸王》最新章節,請記好我們的地址:www.zimzlr.liv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掃描二維碼在微信中分享
北京快乐8单双心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