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歷史·穿越 > 三國小霸王 > 第1047章 問張儉

三國小霸王

  • 字體
  • 風格
聽書 - 三國小霸王
00:00 / 00:00

+

-

自動播放×
溫馨提示:
是否自動跳轉到下一章節?
確定
取消

第1047章 問張儉

    孫策對張儉的印象很不好,看到衛士如此激動很不以為然,對袁譚有意無意間流露出的驕傲更是不屑一顧。不過當他看到張儉緩步走來的時候,還是吃了一驚。張儉身材高大,腰桿筆直,須發皆白,走路不快,卻很有氣勢,一步步走來,頗有閑庭信步的感覺,反倒是旁邊那些精銳士卒有些氣短,比在戰場上被數倍于己的敵人圍住還心虛。

    孫策揚了揚眉,身后下意識的向后微仰,握著步輦的雙手也緊了緊。

    張儉走到面前,目光從孫策和袁譚的臉上掃過,然后落在袁譚的臉上。“袁顯思?”

    袁譚早就站了起來,連忙向張儉拱手行禮,身如磬折,是晚輩見長輩的大禮。張儉微微頜首。“李元禮能有你這樣的外孫,九泉之下可以瞑目了。”

    孫策忍不住“噗嗤”一聲笑了。“那我要是現在砍了他,讓他去和李元禮見面,李元禮是不是更開心?”

    張儉面色不變,轉過頭,靜靜地看著孫策,拱手彎腰,一揖到底。“若老朽所言觸怒了將軍,請將軍將雷霆之怒加于我身,刀斧湯鑊,在所不辭,千萬莫傷及無辜。”

    “足下居然念及無辜,真是不容易。”

    張儉眼中閃過一絲痛苦,低著頭,一動不動,滿是皺紋的額頭抽搐了兩下,幾根白發繃斷,在風中輕輕搖擺。孫策看得仔細,忽然覺得沒什么意思。一個七老八十、行將就木的老頭,而且這么一副俯首就戮的模樣,就算擊敗了他又有什么意義?

    “為張公設座。”孫策擺了擺手。一旁的衛士剛要動,袁譚搶先一步,返回帳中,片刻之后,左手提著席,右手提著榻走了出來,手腳麻利的設榻布席,恭敬的請張儉入座。張儉躬身致謝,脫掉鞋,上席,蹲身,雙手按好衣擺,雙膝向前,跪坐在席上,又整理好衣擺,再次向孫策行禮。“謝將軍賜座。”

    孫策沒心情和他閑扯。“張公遠來,有何賜教?”

    “有事相求。”

    “何事?”

    “請將軍放過舍從子張艾、張芝。”

    孫策莫名其妙,他都沒聽說過兩個人。一旁的陸遜上前一步,湊在他耳邊說了幾句。孫策這才明白,沉吟片刻,輕笑道:“這件事既是滿寵辦的,我便不會插手。若是你想告發滿寵濫殺無辜,我可以派人去查。不過,如果所告不實,按律,你是要反坐的。張公,你要告發滿寵嗎?”

    張儉抬起頭,訝然地看著孫策,半晌才道:“將軍所言當真?”

    “句句當真。”

    張儉鄭重地點點頭。“若滿寵濫殺無辜,將軍一定會按律處置?”

    “一定。”

    “多謝將軍。”張儉躬身施禮。“那老朽就不打擾將軍了,這就回高平,靜候消息。”說著,起身穿鞋。袁譚趕上一步,跪在張儉面前,替張儉穿上鞋。張儉摸摸袁譚的肩膀,以示致謝,起身向孫策拱了拱手,轉身就準備走。

    孫策很意外,不由自主的叫住了張儉。“張公,請留步。”

    張儉停住,雙手拱在胸前,不卑不亢。“不知將軍有何指教。”

    “你相信我?”

    張儉頓了一下。“我相信天意。將軍可以欺我老朽,想必不會欺天。”

    孫策咂了咂嘴,總有一種一拳打空的感覺,非常不爽,但張儉所言所行的確沒有什么失禮之處,讓他無理取鬧,非要整一個老頭,他也做不出來。可是就這么讓張儉走了,他又不甘心。兩世為人,這大概是他記憶中最糾結的一次。

    張儉等了一會,見孫策眼神變幻,卻沒有說話,目光微閃,若有所思。“將軍莫非是對我當年所為不能認同,欲加以駁斥?”

    “不敢。”孫策微微點頭,心里那口氣終于吐出來些許。“不過對張公當年所為,我的確無法贊同。”

    “是我殺侯覽滿門,還是逃亡塞外?”

    “兩者都不能認同。這么多年,你就沒后悔過?”

    張儉搖搖頭。“若是將軍,會怎么做?”

    “你應該知道我會怎么做。”

    張儉點點頭,隨即又露出一絲充滿苦澀的笑容。“那將軍可知上書彈劾侯覽等的奏章有多少?又有多少人因此得罪侯覽,死于非命?”

    “侯覽有罪,殺侯覽可也,何必殺侯覽家人?”

    張儉皺起眉,露出一絲驚訝。“將軍覺得侯覽的家人無辜?”

    “難道不是?”

    “當然不是。若非侯覽,他們豈能不勞而獲,錦衣玉食?若非侯覽,他們豈能橫行鄉里,魚肉百姓?若非侯覽,他們豈能目無法度,肆意妄為?”張儉瞇起眼睛,直視孫策,眼神犀利如刀。“還是說,將軍以為侯覽自宮是生活所迫?將軍在山陽多時,難道沒聽說過防東侯家是什么境遇?”

    孫策啞口無言。他忽然意識到自己有一個誤區,他低估了這個時代家族的重要性。沒有人是自由人,每個人都是家族的一份子。一榮俱榮,一損俱損,根本沒有什么無辜之人。防東侯家并不是普通百姓,原本也是個小豪強,侯覽入宮和曹操的祖父曹騰一樣,為的是家族階層的提升。從一開始,他就和家族捆在一起。侯覽的家人因為侯覽而錦衣玉食,橫行鄉里,他們自然也要為侯覽付出代價。就算張儉不殺他們,侯覽倒臺時,朝廷也不會放過他們。

    “那你也不能擅行其事。”孫策都覺得自己沒什么底氣,有點強辭奪理了。“你是東部督郵,防東似乎不在你的轄區吧?”

    “依將軍之意,畏懼侯覽、不敢行法的太守無罪,我有罪?”

    孫策欲言又止。

    “將軍是不是還想說那些濫殺無辜的官吏無罪,而是我不應該逃,應該俯首就戮,讓侯覽報仇雪恨?那些無辜之人并非死于朝廷的倒行逆施,而是死于我的怯弱?將軍,如果朝廷現在以叛逆為名殺了征東將軍,還要殺你,你是俯首就戮,還是奮起反擊?”

    孫策沉吟良久,扶著步輦站了起來,向張儉躬身施禮。“小子無狀,茍求先賢,還請張公見諒。”

    張儉眼中閃過一絲異色,凝視孫策良久,又轉身看著不遠處的中軍大纛,一聲嘆息。“鳳鳥至,太平可期。惜我老矣,不能身逢盛世,敢為天下蒼生幸。”
三國小霸王》最新章節,請記好我們的地址:www.zimzlr.liv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掃描二維碼在微信中分享
北京快乐8单双心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