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歷史·穿越 > 三國小霸王 > 第1052章 見面禮

三國小霸王

  • 字體
  • 風格
聽書 - 三國小霸王
00:00 / 00:00

+

-

自動播放×
溫馨提示:
是否自動跳轉到下一章節?
確定
取消

第1052章 見面禮

    收到董訪的回報,張邈很失望。他覺得何颙看走眼了,辛毗也名不符實,什么潁川四杰之首,被孫策耍得像猴似的,屢戰屢敗,請來何用,能幫我擋住孫策嗎?說不定得罪了孫策,反而引來是非。

    張邈心里有了想法,就不再那么熱情,原本決定出城迎接的也沒什么興趣了,拖延了半天,最后讓高柔幫他去迎一下。接到這個任務,高柔有點莫名其妙,卻無法拒絕,只得收拾了一番,出城去迎。

    辛毗在亭中等了半天,便知有異,見來迎的是高柔,他一下子明白了張邈的意思,推說身體不適,想在亭中過夜,明天再說。高柔心中有數,也不催促,命亭中安排食宿,小心侍候。

    辛毗聽袁譚說過高柔,知道他修習的是法家學問,原本不太看得起。此刻見高柔被張邈支使來迎客,明知這件事并非他的職責所在,有擋箭之意,卻還是前后張羅,一絲不茍,頓時多了幾分好感,邀高柔一起吃飯。兩人本來很客套的閑扯,不知怎么的就說到了滿寵。

    說起滿寵,辛毗很是感慨。“夫子云:以容取人,失之子羽。山陽郡有個滿伯寧,也是習法家學問,被人稱為酷吏。我當初對他不甚著意,沒曾想他卻有用兵之才。這次任城之戰,他力保高平不失,是我沒料到的事情。”

    高柔很驚訝,放下筷子,拱拱手。“辛君說的滿伯寧,莫不是代理豫州牧的滿伯寧?”

    辛毗一頭霧水。“滿伯寧代理豫州牧?你這是從哪兒聽來的消息?”

    高柔連忙解釋了一番。前兩天,張邈剛剛收到消息,說孫策安排了一個叫滿寵的將領代理豫州牧,還給兵兩千,一路招搖過市,煞是威風,梁國、汝南那些曾支持袁紹的世家豪強人心惶惶,有的人自知難免,派人來陳留聯絡,想舉家遷到陳留避難,張邈這兩天很忙,有一半時間就在接待這些人。高柔聽說過這個消息,卻不知道這人是個學法家的,而且是個酷吏。

    辛毗半晌才回過神來。他看看高柔,眼珠轉了轉,有了想法。他和高柔聊了起來,天南海北,古往今來,聊得非常開心,直到半夜才盡興而散。

    第二天一早,辛毗婉拒了張邈的邀請,決定返回潁川,投靠親友。他留給高柔一封信,請他轉交何颙。高柔無奈,看著辛毗驅車而去,自己返回城中。他向張邈報告了事情的經過,張邈也沒當回事,很快就把這件事忘在了腦后。高柔又去見何颙,將辛毗的信給他。

    得知張邈輕慢辛毗,辛毗已經回潁川去了,何颙扼腕嘆息。他拆開辛毗的信,不免詫異。辛毗建議他向張邈進言,等孫策經過陳留時,派高柔為使者,派高柔去見孫策。何颙開始不太明白辛毗的意思,想了半天,恍然大悟,感慨的同時又非常失落。

    很快,孫策的使者來了,他取道梁國回汝南,想和張邈見一面,順便參觀一下以織錦聞名的襄邑,還想看看襄邑聞名天下的蓼藍和染紺。荊州、豫州每年要從陳留采購大量的染料,他想看一看這些染料是怎么加工的。

    張邈很為難。他倒不介意孫策來看染料,他正希望孫策能夠多買一些染料呢,但孫策要到襄邑,他非常擔心。萬一孫策賴在襄邑不走怎么辦?上次派張超、董訪攻睢陽,雖說是應何颙之請,卻也的確影響了孫策的部署,誰知道孫策會不會報復他?

    事情是何颙惹出來的,張邈便請何颙去見孫策解釋,探探孫策的口風。何颙一口答應,只是提了個要求,讓高柔做張邈的使者,陪他一直去。張邈雖然有些意外,卻還是答應了,讓高柔陪著何颙一起趕往邊境,面見孫策。

    在汳水南岸的葛鄉附近,何颙、高柔見到了孫策。

    對何颙這位老黨人,孫策并不陌生,見面卻是第一次。

    有了見張儉的經驗,孫策這次收斂了一些,免得再露怯。他和何颙聊了很多,關于黨人的,關于游俠的,林林總總,不厭其煩。作為黨人,何颙比張儉、李膺等人晚二十年左右,又比袁紹等人早十年左右,是那種承前啟后的人物。他比張儉、李膺等人更激進,但又沒到袁紹等人非要鼎立新朝的地步,所以眼下的境遇便有些尷尬。

    孫策不完全贊成何颙的作法,卻不妨礙他與何颙結交。郭嘉說,何颙的影響力很大,可以幫孫策樹立名聲。他與袁紹的關系特殊,如果能將他爭取過來,對袁紹無疑是一個打擊。可是對孫策來說,有袁譚在手,他并不需要付出什么樣的代價,何樂而不為。

    孫策與何颙交流的時候,袁譚和高柔站在不遠處。袁譚不認識高柔,但聽說過,一聽高柔的名字,他就知道這里面有文章。他不動聲色地和高柔聊了起來。高柔倒也沒想太多,雖然已經是俘虜,沒什么前途可言,袁譚于他而言依然高不可攀。他非常恭敬,將知道的事情一一說來,辛毗的事自然也在其中。

    得知辛毗有一封信給何颙,袁譚明白了。他看著眉宇間帶著淡淡惆悵和迷茫的高柔,暗自嘆了一口氣。都是學法家的,高柔和郭嘉、滿寵顯然不是一個數路,他不具備他們那種見微知著的能力,還不知道自己已經被人當作了見面禮。

    “文惠,你聽說過杜畿和滿寵的事嗎?”

    “聽說過。”

    “孫將軍重法度,你如果轉投他,前程也許會更廣大。”

    高柔驚愕地看著袁譚,一時沒反應過來。袁譚勸我依附孫策?這是什么道理啊,完全講不通啊。

    對高柔的反應,袁譚早有準備,但他卻不作任何解釋。他把決定權留給高柔自己,看他愿不愿意,看他能不能自己找到表現的機會。如果高柔需要他引薦,他再出面不遲。如果高柔沒這興趣,他也不想強人所難。他明白辛毗的用意,但他覺得沒必要。

    出乎袁譚的意料,孫策一聽到高柔的名字就露出了濃厚的興趣,直接提出了邀請,希望高柔能為他效力。在那一刻,袁譚有一種說不出的感覺,就像與人猜枚,連輸幾次,最后突然發現對手作弊一般。

    孫策從來沒有見過高柔,高柔也名聲不顯,孫策怎么會知道高柔是可用之才?
三國小霸王》最新章節,請記好我們的地址:www.zimzlr.liv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掃描二維碼在微信中分享
北京快乐8单双心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