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奇幻·玄幻 > 天道圖書館 > 第一千九百二十章 你錯了!

天道圖書館

  • 字體
  • 風格
聽書 - 天道圖書館
00:00 / 00:00

+

-

自動播放×
溫馨提示:
是否自動跳轉到下一章節?
確定
取消

第一千九百二十章 你錯了!

    “看著就好!”

    再次一笑,張懸也不解釋,而是直接抬頭看向前方,喊道:“這位凌云劍閣的師兄,還請留步!”

    前進的灰衣青年眉毛一皺,轉身看過來。

    張懸嘴角揚起:“這位師兄,你給的答案,并不正確,就這樣拿著通神玉符離開,有失公允吧!”

    他的聲音極大,四周的聲音立刻被壓了下來,所有人齊刷刷看過來,像是見怪物一樣的表情。

    這位可是凌云劍閣的高手,直接說他錯了……

    不想活了嗎?

    灰衣青年也皺了皺眉,停了下來。

    “單曉天,不想死,就管好你下人的嘴巴……”

    面容一沉,薛琴氣的臉色發青。

    這位木乃伊,正是之前在單家廢話的那位,自己沒跟他一般見識,沒想到,還敢在這里說話。

    “他不是下人,是、我老師……”單曉天一著急,似乎又有些結巴。

    “老師?單家不管怎么說,都算得上威風一時,什么時候,墮落到什么阿貓阿狗都能做你們的老師了?”嗤笑一聲,薛琴滿是不屑。

    “單曉天拜誰為師,你應該管不著吧!難道……你還想做他的未婚妻?”張懸笑盈盈看過來。

    “你……”

    薛琴身體一僵。

    看到她的表情,灰衣青年目光一閃,冷冷看向眼前的木乃伊:“你說我的答案不正確?”

    “不錯!”張懸看過來:“敢不敢打賭?輸的人,可任意被處置!”

    “和我這樣說話,你很有膽量……”灰衣青年面無表情的看過來:“我想知道,你所謂不正確的理由!”

    “不需要理由!只需找一位煉丹師,將這些藥材配齊,按照你剛給出的答案,煉制一遍,最后成丹,找人吞服,就會知道結果!”

    張懸道:“你不信的話,何不找人試試?”

    “煉丹?”皺了皺眉,灰衣青年左右看了一圈,見四周的眾人雖然沒說什么,卻一個個露出疑惑的表情,停了一下,一招手:“找煉丹師過來!”

    身后的一個青年,轉身走了出去,時間不長,拿通神玉符過來的中年人,帶著兩位煉丹師走了過來。

    “按照剛才的方法煉制吧!”

    中年人吩咐。

    煉丹師很快就準備好了藥材,按照上面所寫的煉丹順序,一樣樣加入藥物,加到灼火草根的時候,換成了靈母草。

    藥物一進入丹爐,立刻發出“滋滋”的聲音,其中一位煉丹師,再也掌控不住,丹爐一陣劇烈晃動,當場炸爐。

    幸虧提前有了保護措施,并未傷到人。

    不過,即便如此,也十分驚險,嚇得眾人全部退到墻邊,一個個面帶擔憂之色。

    第二位煉丹師,實力強一些,控制住了藥物的反應,半個時辰后,丹藥出爐,表面蕩漾著光芒,居然運氣極好,不僅僅成丹,還達到了完美級別。

    “很不錯!”

    看到丹藥,灰衣青年滿意的點了點頭,轉身看向不遠處的另外一個青年:“你修煉的似乎是純陽功法,試試藥力!”

    “是!”

    張口將丹藥吞了下去,藥力很快化開,這位青年臉上立刻浮現了潮紅之色,急忙盤膝坐下,運轉真氣想要將藥力化解,誰知越壓制反彈的越厲害,眨眼功夫,頭上冒出白色的煙霧。

    不久,眼睛開始泛紅,有些抵抗不住。

    “啊……我受不了了……”

    再也忍不住,青年身體一縱,沖到看熱鬧的一位大媽跟前,伸手就撕扯了過去。

    嘶啦!

    衣物被撕掉一大塊,青年正想沖過去,干些不可描述的事情,后腦勺一疼,頓時昏倒在地。

    凌云劍閣的灰衣青年,出手了。

    眼前這位,吃完藥后變成這樣,已經足以說明,他提供的丹方,非但無法消除培陽丹中的隱患,甚至還變本加厲,起到了更難以控制的效果。

    “我更改后的藥方,的確有些問題,但……你如何得知?正確的答案是什么?”

    灰衣青年臉色難看,看了過來。

    說實話,這個難題,他來玄江城之前,就聽說了,專門研究了許久,并非表面上,看了一眼就解決問題。

    之所以這樣做,是想給玄江城的人,確立一個強大的威名。

    只是沒想到……威名沒確立,反而被人當面打臉。

    雖然不悅,卻也不能發怒。

    不然,只會更丟人。

    “正確答案,很簡單……”張懸笑了笑,在單曉天耳邊說了一句,后者一臉奇怪的看過來,確認沒和他開玩笑,這才再次走上前去,取下毛筆,很快寫完,遞交上去。

    同樣紅光照耀。

    灰衣青年皺了皺眉:“負責檢驗的人就在這里,直接念出來吧!”

    鴻雁商行的負責人就在這里,再去弄答案有何意義?

    不如直接念出來,是正確還是錯誤,一辯便知。

    “是!”

    看了老師一眼,見他確認,單曉天這才一臉尷尬的說出了剛才寫出的答案:“將灼火草根,換成了靈母草!”

    “這……”

    “我是不是聽錯了?”

    “好像和……這位高手的答案一模一樣!”

    四周安靜了一會,頓時嘩然。

    灰衣青年眼睛也瞇了起來,目光中透露出濃濃的煞氣:“你在耍我?”

    信誓旦旦的說自己的錯了,結果他也拿了相同的答案,搞什么?

    不光眾人發怒,單曉天也腦中發暈,不知老師葫蘆里賣什么藥……

    跟這種強者開玩笑……可是會死人的!

    “你想多了……”張懸搖頭,看向單曉天:“后面還有標注,繼續說出來啊!”

    “哦……”單曉天這才點點頭,道:“靈母草后面,是括弧,非本地!”

    “非本地?什么意思?”

    這次所有人都有些發懵了,就連灰衣青年也有些不解。

    難不成,這個靈母草本地和非本地,還有區別不成?

    “當然有區別!”

    “這個培陽丹,是鞏固純陽功法修煉者,體內純陽屬性,想辦法起到更加穩固的效果,正常情況下,將灼火草根,換成靈母草,的確是最合適的做法,甚至,在其他地方,這樣煉制的丹藥,可以解決墻壁上所說的隱患!”

    張懸緩緩向前,來到爐鼎跟前,手指捻了一下剛才爆炸形成的藥渣,淡淡一笑:“但是……在這里不行!”

    “玄江城,背靠玄江而得名!這條江直通沿海,流淌的并非淡水,而是咸水!是個實打實的咸水河流。”

    周圍的眾人同時點頭。

    玄江城,雖然不靠近沿海,但玄江與海相通,流淌著其中的咸水,不能灌溉,不能飲用,正因如此,雖交通便利,城市卻始終發展不起來,在凌云劍閣統治的區域內,只算上三流小城。

    并不繁華。

    “因為整個江河都是咸水,城市四周的所有耕地,都帶著鹽堿的特色,所生長的植物,也都帶著鹽分。就以剛才煉丹的這些藥材為例,大家可以看看,這些藥渣,可與其他藥渣,有何不同?”

    說完,張懸伸出剛剛捻過藥渣的手指。

    眾人齊刷刷看去,果然看到他手指漆黑的印記上面,帶著一層白色的粉末,雖然清淡,但這些人都是圣域以上的高手,很輕松就可以看出。

    灰衣青年也來到藥渣旁邊,摸了一下,指尖果然也留下了白色的粉末,用舌尖觸碰了一下,帶著淡淡的咸味。

    “不錯,這就是鹽!”

    張懸接著道:“靈母草生長在沼澤之地,而且喜陰不喜陽!枝葉之中,本身蘊含淡淡的酸性,和其他藥物中的鹽堿一接觸,立刻中和,破壞了本身的陰寒屬性,這樣以來,非但不能中和其他藥物帶來的狂躁之力,甚至還因為失去了灼火草根,變得更加兇猛!所以,剛才那位朋友,才老弱皆宜,甚至連選擇都不想去做!因為……他實在等不及了!”

    “這……”

    “還有這樣的事?”

    四周嘩然。

    煉丹而已,用得著這么精細?

    灰衣青年也忍不住愣了一下。

    難道真是因為這個?

    幾步來到之前煉丹還剩下的幾株藥材跟前,指尖一點,一道火焰燃燒起來,立刻將其燒成灰燼,低頭看去,和之前的一樣,的確有鹽分殘留。

    “煉丹之道,不能有任何差池,一味藥,一道工序錯了,都可能導致滿盤皆輸,無數藥材毀于一旦,既然知道這些……地域、氣候、丹爐、心境甚至手法,都應該考慮進去!錯了就是錯了,我想……這位師兄既然是凌云劍閣的人,應該不會承認吧?”

    張懸笑盈盈的道。

    “錯就錯了,我會承認!”

    知道沒辦法辯駁,灰衣青年一甩衣袖,哼道:“這個玉符歸你!”

    說完也不待薛琴反應,手掌一抖,她掌心的玉符就對著張懸飛了過來。

    “我……”

    面容抽搐,薛琴臉上火辣辣的疼痛。

    剛得到寶物,一個時辰都不到,就……結束了。

    “那我就卻之不恭了……”

    將玉符裝進懷里,張懸再次看過來,輕輕一笑:“對了,剛才我說過,要和你打賭,輸的人,可以被任意處置……你雖沒明確答應,卻也沒明確否決……既然這樣,是不是認為,賭約有效?”

    臉色一沉,灰衣青年并未回答,而是眼中帶著殺機。

    沒想到竟然被一個小地方的家伙,將軍了!

    似乎沒看到對方的怒火,張懸一指不遠處的顏薛:“我的賭約,很簡單,抽這位薛琴三個耳光即可!”

    “什么?”

    薛琴臉色立刻變了。
天道圖書館》最新章節,請記好我們的地址:www.zimzlr.liv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掃描二維碼在微信中分享
北京快乐8单双心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