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歷史·穿越 > 三國小霸王 > 第1585章 千古奇文

三國小霸王

  • 字體
  • 風格
聽書 - 三國小霸王
00:00 / 00:00

+

-

自動播放×
溫馨提示:
是否自動跳轉到下一章節?
確定
取消

第1585章 千古奇文

    聽說袁氏姑侄說得熱鬧,遠處的曹昂、陳宮看了過來。被楊彪訓斥了一通,曹昂沒什么,陳宮卻很生氣,正在抱怨朝廷這些老臣欺善怕惡。袁紹矯詔,朝廷不敢怎么樣,曹昂恭敬,楊彪卻對曹昂呼來喝去。現在看到張鈞受苦大發雷霆,將來等他到了豫州,看到城頭示眾的一顆顆人頭如何說法?

    看到騎士過來,他們就知道這是孫策的信使。與孫策達成盟約之后,兗州就借豫州之力恢復了部分郵驛,主要消息都由驛傳承擔,專門派騎士傳遞消息自然是比較重要的消息,他們都比較關注。現在袁權和袁夫人讀得開心,談笑風生,他們更不敢大意。

    雖說是盟友,畢竟不是同心,必要的防備還是要有的。

    奈何袁權只顧和袁夫人說笑,卻不關注他們的心思。陳宮心里癢癢,接連給曹昂使眼色,讓他過去問問。曹昂卻不肯去,雖說他和袁權比較熟,畢竟隔著一層,而且袁夫人身份尊貴,他還有點怕她。

    楊彪在車廂里聽到,也有些奇怪,調整了情緒,重新打開車門,問什么時候能夠重新出發。袁權連忙放下家書迎了上去。“快了,快了,姑父稍坐,馬上就好。”聲音清脆,笑容熱情,完全看不出兩人剛剛針鋒相對,甚至有撕破臉皮的可能。楊彪看在眼里,暗自嘆惜。袁權的變化實在太大了,雖說兒時便聰慧機靈,可那時的她怎么也不會讓人想到有今天的從容自信。

    “你們說什么呢?”楊彪看著遠處的袁夫人。袁夫人捧著文章還在讀,笑聲朗朗。楊彪有好久沒看到她笑得這么開心了。

    “蔡大家的一篇文章,《士論》,待會兒也請姑父評鑒評鑒。”

    “蔡伯喈又有新作了?”楊彪也有些激動。“快拿來我看。”

    “不是蔡伯喈先生,是他女兒蔡琰。”

    楊彪頓時沒了興趣。一個女子,就算文章寫得不錯,就算他是蔡邕的女兒,又能好到哪兒去。他坐回車上,閉目養神。袁權看在眼里,也不說破,命人加快補充冰塊。過了一會兒,袁夫人走了過來,拉開車門,將文章塞給楊彪。

    “夫君,你看看這篇文章,簡直是千古奇文。”

    “還千古奇文……”楊彪話說到了一半,見袁夫人臉色轉寒,立刻識相地閉上了嘴巴,接過文章,順手關上了車門。他可不想在大眾廣庭之下和袁夫人爭吵,讓小輩們笑話。

    袁權有些擔心。“姑母,那文章可只有一份,要是被姑父撕了。”

    “他敢?!”袁夫人自信滿滿地笑了一聲,又覺得袁權說的大有可能,立刻拉開車門,喝道:“你要是敢撕了,看我……”

    車門大開,楊彪滿面通紅,一手抓著文章的一端,正準備用力扯,被袁夫人生生打斷,身體僵住,只有胡須瑟瑟發抖。袁夫人一見,柳眉頓時豎了起來,伸手打了楊彪一下,小心翼翼地伸出手,從他手中接過文稿。楊彪的嘴角抽搐著,握緊了文稿不肯松手,袁夫人怕扯壞,伸出長長的指甲,作勢要掐,楊彪無奈,只能松開手。袁夫人接過皺巴巴的文稿,小心翼翼地展平,又憤憤的瞪了楊彪一眼。楊彪擠出一絲笑容,關上車門,坐定想了想,又拉開車門,探頭看了一眼。

    “又怎么了?”

    “我下去透透氣。”楊彪說道,不等袁夫人答應便下了車,快步走到遠處,背著手,臨濟觀水,左顧右盼,一副悠閑自在的模樣。袁權不解其意,袁夫人卻心知肚明,忍笑道:“他被氣著了,正罵人呢。”

    “當真?”

    “嗯,蔡伯喈與他亦師亦友,蔡琰是他晚輩,他當然不能口出惡言。可是這篇文章離經叛道,與他平生所奉大相徑庭,不僅強調要調和文武,重提百家爭鳴,更將女子與男子并列,他豈能不氣。”袁夫人有些擔心起來。“阿權,不會真把他氣出什么毛病來吧?他一把年紀了,可經不起大悲大喜。你說這蔡琰也真是,為什么要寫這樣的文章?”

    袁權卻心知肚明,孫策派人專程來送這篇文章絕不是奇文共欣賞——孫策沒有雅興。她招手叫過兩名侍從,讓他們去照應著,別讓楊彪出意外,然后從袁夫人手中接過文章,迅速看了一遍,沉吟片刻,又看看遠處,見楊彪還在岸邊踱步,和剛才沒有太大的區別,暗自松了一口氣。

    “姑母,以姑父之明,只怕早已預料到了這一天,只是沒想到會來得這么快,一時難以接受罷了。”

    袁夫人一聽就明白了。“這是伯符的主意?”

    袁權點點頭。袁夫人嘆息道:“他還真是步步為營,時機拿捏得恰到好處,人選也是精妙。由蔡琰來寫這篇文章,簡直再合適不過,換了其他人都不行。”

    袁權掩唇而笑。“能得姑母這聲贊,我想他一定會很得意的。”

    “唉,你父親糊涂了一輩子,最后總算干了一件聰明事。”袁夫人苦笑著,瞪了袁權一眼。“希望他沒看錯人,要不然,百年之后,我也饒不過他。”說完,忍不住又一聲長嘆。

    袁權心里的一塊大石頭總算放下了,抱著袁夫人的手臂,笑得眼兒彎彎。

    冰塊補充完畢,車隊整裝待發,袁權也不去催,靜靜地等著。過了大半個時辰,楊彪走了回來,臉色有些憔悴,神情卻還算平靜,他一聲不吭地鉆進馬車,緊緊地關上了車門。袁權也陪著袁夫人上了車,下令出發。

    曹昂跟了上來。袁權拉開車窗,將文章遞給一個侍女,示意她拿給曹昂看。侍女撥馬離開隊伍,來到曹昂面前,遞上文章,吩咐道:“我家夫人說了,這文章是剛收到的,只此一份,莫要損壞。”

    曹昂大喜,連連點頭答應,撥馬來到陳宮車前,敲了敲門。陳宮早有準備,立刻拉開車門,曹昂直接從馬背上跳上車,鉆進車廂,將文章遞了過去。車內涼爽,陳宮心情不錯,展開文稿就讀。曹昂剛剛曬了一身汗,在車里也算享受一下,松開衣領,扇了扇風。陳宮見了,一邊看文章,一邊將準備好的冰飲推了過去,曹昂接過來喝了一口,正自暢快,突然見陳宮臉色大變,忽然想起袁權的提醒,心知不妙,正準備勸阻,陳宮已經將文稿捏成一團,扔在地上,用力踩了兩腳,破口大罵。

    “胡說八道!胡說八道!蔡伯喈怎么會生出這樣的女兒?簡直是我兗州士人之恥辱。”
三國小霸王》最新章節,請記好我們的地址:www.zimzlr.liv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掃描二維碼在微信中分享
北京快乐8单双心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