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游戲·競技 > 艾澤拉斯死亡軌跡 > 46.武僧之道

艾澤拉斯死亡軌跡

  • 字體
  • 風格
聽書 - 艾澤拉斯死亡軌跡
00:00 / 00:00

+

-

自動播放×
溫馨提示:
是否自動跳轉到下一章節?
確定
取消

46.武僧之道

    就在泰瑞昂前往永春臺的同時,在巍峨的昆萊山的另一端,在這圣潔雪山最神秘的山谷中,一場針對影蹤派大本營的進攻,也已經開始。

    擔任主攻方的,是那些從蟠龍脊上撤下來的熊貓人武僧們,還有來自黯刃軍團的支援隊伍。

    這并非是一場針對影蹤派的清繳,實際上,這是一場拯救行動。

    “就目前我們知道的情況,祝踏嵐掌門和影蹤派的精銳們,很可能已經被脫出封印的狂之煞所影響。”

    青龍寺的高階祭司,以及傳奇武僧劉焰心女士在靠近影蹤派的某個神龕中,對其他幾個前來幫助他們的指揮官說到:

    “原本在影蹤禪院里封印著兩頭煞魔,狂之煞和恨之煞,后者已經被黯刃軍團擊潰,但恨之煞遺留在禪院中的煞能依然沒有散去,而且還有破封而出的狂之煞,盡管影蹤派的武僧們堅持說,他們已經重新封印了狂之煞,但現在看來,這種說法很有問題。”

    被青龍眷顧的劉焰心女士抬起頭,她看向遠方山谷中的影蹤禪院,一股肉眼可見的黑暗力量在籠罩著那武僧的圣地,代表著那里的情況顯然很不樂觀。

    “我沒見過祝踏嵐,但我聽我的同事說,那是一位很強大的傳奇武僧,他應該沒有這么脆弱吧?”

    作為黯刃軍團派駐此地的代表,露米娜斯.陽痕領主抱著自己的死亡圣劍,她有些疑惑的看著身邊的熊貓人老陳,她低聲問到:

    “根據我聽來的那些小道消息,你們武僧不都是一些意志堅定的格斗家嗎?我們這幾天也和那些被煞能感染的對手作戰過,為什么我覺得那些煞能很一般啊...”

    面對露米娜斯的疑惑,在保護孩子們的過程中已經證明了自己的熊貓人老陳苦笑了一聲:

    “因為你們是死靈,女士,你們天生缺乏情緒波動,煞魔很難真正感染到你們,但我們...我們是血肉生物,我們的情緒太過活躍,即便是祝踏嵐掌門那樣強大的武僧,也很難在劇烈的戰斗中保持心智的穩定,而煞魔這種無形無影的玩意,只要你精神稍稍出現漏洞,就有可能會很快墜入黑暗之中。”

    “好吧。”

    死亡領主聳了聳肩,她伸手在坐在一邊偷偷喝酒的小熊貓麗麗的腦袋上敲了敲,然后扭頭看向正在布置戰斗任務的劉焰心大祭司。

    “這一次主攻任務將由青龍寺和白虎寺的武僧擔任,朱鶴寺的織霧者們將是我們最有力的后援...”

    “而你們,黯刃的朋友們。”

    劉焰心大祭司并不怎么喜歡這些古怪的死靈,但這一次在最危急的時刻,確實是這些從死界通道里沖出來的死靈軍團幫助熊貓人守住了蟠龍脊,而在現在的螳螂高原上,露米娜斯領主的地獄火戰團正在肅清那里的煞染生物以及難纏的螳螂妖。

    黯刃軍團已經是熊貓人可以依靠的盟友了,所以于情于理,他們得接受這些死靈的善意,并且表現出自己的善意。

    “你們并不熟悉影蹤禪院的內部結構,所以我冒昧的請求你們的士兵作為預備隊伍,一方面幫助我們控制住禪院里數目龐大的戰斗武僧,另一方面,我也希望如果狂之煞真的已經脫離封印,黯刃的朋友們能幫我們一把。”

    “沒問題!”

    露米娜斯點了點頭,在她看來,幫助這些熊貓人奪回自己的禪院是一件很無聊的任務,她更喜歡在那威武的蟠龍脊上砍殺那些丑陋的螳螂妖,但老大臨走前吩咐的任務必須認真對待,所以她也不介意和這些胖乎乎的熊貓人們玩一玩。

    “最后是你們,我們流落在外的同胞。”

    劉焰心大祭司將目光放在了老陳身上,她的眼神變得柔和了一些,她輕聲說:

    “陳先生,您驚世駭俗的武藝是我們現在急需的主要力量,一旦找到了祝踏嵐掌門,如果事情進入了最糟糕的處境里,我們可能需要您幫我們暫時擋住祝掌門...在場也許也只有您能辦到這一點。”

    “我義不容辭!”

    老陳站起身,嚴肅的回答說:

    “迷蹤島的熊貓人同胞們渴望回歸家鄉,我們已經等了800年,我們不會這么放任我們的家鄉就這么被煞魔摧毀!還有祝踏嵐掌門,他的武藝以及他的品格讓我心生崇拜,我愿意幫助他,也愿意幫助你們!”

    “那么就這樣!”

    劉焰心大聲說到:

    “10分鐘之后,我們開始進攻!影蹤禪院是熊貓人的圣地,不能就這么落入黑暗之中!”

    一眾武僧齊齊舉起拳頭,即便是面對這恐怖的威脅,這些真正的格斗大師們依然顯得非常的踴躍,這大概就是熊貓人們心靈內在的尚武傳統,在熱情溫和的外表之下,這些熊貓人心靈中,依然隱藏著不可被輕晦的野獸。

    “陳叔,陳叔!”

    而就在老陳進行戰斗準備的時候,小熊貓麗麗沖入了他的帳篷中,這活潑的小熊貓最近幾天一直在和多爾南一伙熊孩子到處玩,今天也是接到了武僧們要收復影蹤禪院的消息之后,才趕回來的。

    她手里提著一根未經雕琢的木棍,那木棍的長度相比小熊貓的身高有些太長了,而且有些太沉了,以至于麗麗只能費力的將那木棍提起,她獻寶一樣的將那棍子遞給自己的叔叔,得意的說:

    “這是我從小笨蛋尤娜那里贏來的寶貝,陳叔,這一次你要去打仗,肯定很危險,你就拿著它去吧。”

    “哦?”

    老陳笑呵呵的抓起自己手邊的青玉竹棍,這是他當年從五晨寺離開的時候,由尚喜師傅親自為他制作的武器,這竹棍看似脆弱,但在熊貓人秘術的加持下,它甚至可以正面對抗鋼鐵,而且堅韌性極強,最重要的是,以武僧飄逸靈活的戰斗風格,他們也很少會用武器粗暴的和敵人一招一式的對抗。

    “謝了,麗麗,但我覺得我的青玉竹棍就挺合手的。”

    “不!不是!”

    小熊貓解釋到:

    “這木棍是尤娜從泰瑞昂那里偷來的!她說這木棍是從暗夜精靈的世界之樹主干上取下來的,被守護巨龍們祝福過,所以可以有效的抵抗上古之神們的邪惡力量,你就用它吧!要不然我會擔心你的。”

    說著話,麗麗聳起的耳朵也拉聳了下來,她有些悲傷的說:

    “我不想讓壯波的悲劇再一次發生了。”

    麗麗的話也讓老陳沉默了片刻,壯波是麗麗的哥哥,死在了拯救麗麗的行動里,那不僅僅是麗麗內心永遠的痛苦,也是老陳內心的遺憾,他也感覺到了小侄女對自己的關心,他蹲下身,拍了拍麗麗的腦袋,他說:

    “好吧,我會用它的...另外,這一次不許你和你的新朋友們跑到禪院里冒險...煞魔很危險,你已經親眼見過了,這可不是在迷蹤島的小打小鬧,一旦你出了什么問題,我也沒辦法向程波交待。”

    “嗯,好!”

    麗麗舉起兩根指頭,放在腦袋邊,脆生生的說:

    “我發誓!”

    “那就讓我們來看看這神奇的木棍吧。”

    說著話,老陳接過麗麗手里的木棍,入手有點沉重,但并不影響老陳的動作,這傳奇武僧甩手摔了個棍花,那呼嘯的,未經雕琢的木棍便在空中如毒蛇一樣顫抖著。

    “完美的平衡性和柔韌性,真是驚人。”

    老陳將這木棍放在眼前,盡管已經被截取了下來,但他依然能感覺到這木棍之中蘊含的隱隱生機,而在老陳提起真氣,將武僧的真氣之力注入木棍之中的時候,整根白色的棍子就像是被點燃的燈管一樣,在這帳篷中發出了瑩瑩的翠綠色光芒。

    這一幕讓麗麗瞪大了眼睛,忍不住驚呼道:

    “哇!它能傳導真氣!我第一次見到能傳導真氣的棍子!尤娜沒騙我,它真的是寶貝!”

    老陳也驚訝了一下,因為武僧們使用的真氣本質上和戰士的怒氣差不多,是一種抽象的能量概念,并不像是魔力那樣真正以實體存在,在這之前,他這樣的傳奇武僧,也從沒見過那件武器可以完美的傳導真氣...麗麗說的沒錯,這棍子是真正的寶貝。

    “我要去找尤娜!我也要屬于自己的棍子!”

    麗麗尖叫著沖出帳篷,在臨走前,她轉過身朝著自己的陳叔狠狠的揮了揮拳頭:

    “陳叔,一定要打倒那個古板的祝踏嵐!你才是最強的武僧!五晨寺才是最好的禪院!加油!”

    面對侄女孩子氣的說法,老陳只是一笑置之,但他拄著棍子,站在自己的帳篷里,他也忍不住想起了這幾天在白虎寺和青龍寺的遭遇,那些武僧們的閑言碎語,那些對于他出身的五晨寺的疑問...甚至是質疑,這些說法也讓老陳內心中隱隱有了種對即將到來的戰斗的期待。

    “哪怕是游離于四大禪寺之外...五晨寺也并非無名小輩,迷蹤島的傳承并不比四大禪寺更弱...”

    “強大的祝掌門,我會用這場戰斗,證明這一點的!”

    —————————————————————————————

    老陳雖然抱有期待,但在數個小時的激戰之后,在影蹤禪院的后山,當他真正面對被狂之煞侵染的祝踏嵐的時候,這位傳奇武僧還是落入了下風。

    雖然剛踏上潘達利亞大陸,老陳就聽說過祝踏嵐的威名,但這真正的生死之戰之中,老陳才真正見識到了潘達利亞第一高手的強勢。

    祝踏嵐是踐行踏風之道的武僧,攻擊性極強,而且這位影蹤派的掌門走的要比其他人認為的更遠,他甚至已經領悟到了踏風武僧的至高絕技-風火雷電,這是心境修為極高的武僧在感悟到元素之力之后,將自身的真氣與元素融合,在短時間之內可以分化出數個自我分身進行戰斗的技巧。

    潘達利亞有記載的踏風武僧最多分化出2個元素分身已經是很了不起的成就了,但被狂之煞侵染之后,祝踏嵐居然可以分化出4個分身,這個擅長近身戰斗的武僧大宗師雙手套著金屬制作的虎頭拳套,在一動一靜之間,他穿著的練功服在空中獵獵作響。

    本體的速度已經快到拉出殘影的地步,而再加上4個分身的肆虐,跟隨老陳到達后山的青龍寺和白虎寺的武僧幾乎沒能撐過5分鐘,就被盡數打倒,只有手持戰棍的老陳還在堅持。

    老陳是踐行酒仙之道的武僧,他們更擅長防御反擊作戰,而酒仙們最擅長的,就是被稱之為“醉拳”的神秘戰技,面對五個祝踏嵐的瘋狂連擊,老陳一手提著棍子,一手握著酒壺,每飲下一口烈酒,他的身形就會變得飄忽,那些精準毒辣的拳頭,幾乎很難碰到老陳的軀體。

    “你是個好對手!”

    眼看著分化力量的分身戰術對于身形飄忽,動作敏捷的老陳毫無用處,雙目赤紅的祝踏嵐果斷的收回了所有的力量,一股股黑色的真氣纏繞在他軀體之外,就如同黑色的翔龍加持一般,讓祝踏嵐的氣勢變得更加恐怖,甚至不弱于直面一頭真正的煞魔。

    “但你今天,必須倒在影蹤傳承之下!”

    祝踏嵐雙手提起,在他沖鋒的那一刻,他的速度快到了老陳幾乎難以分辨的地步,他依靠著本能,將手中的棍子擋在前方,精準的格擋住了祝踏嵐打出的左拳,但祝掌門的右拳卻如幻影一樣掠過了老陳的防御,如清風拂面一樣貼在了老陳的胸口。

    下一刻,恐怖的黑紅色真氣如炸彈一樣爆發開。

    “砰”

    老陳的軀體被炸飛到空中,他的黑色練功服都被撕開,胸口更是被劃出了如利刃加身一樣的傷口,但他知道,自己不能露出破綻,面對祝踏嵐這樣的踏風武僧,一旦露出一個破綻,就意味著接下來就要承受他們如狂風暴雨一樣的打擊,直到你倒下為止。

    這才是武僧的恐怖之處,相比同樣依靠敏捷吃飯的刺客,武僧敢于直面對手,而且他們的連擊一旦開始...除非你倒下,或者他們倒下,否則這致命的連擊就不會停下。

    “嘩啦”

    在狂風呼嘯的戰場之上,祝踏嵐周身的黑紅色煞能爆發開,他本人如利箭一樣竄上天空,雙拳雙腿瘋狂的擊向老陳,那動作快到凡人根本捕捉不到,而那力量也強到了每一拳都足以致命的程度。

    “砰砰砰”

    被灌注了真氣的戰棍被老陳揮舞著,這五晨寺的傳奇武僧竭盡全力,將祝踏嵐的每一拳每一掌都擋了下來,但兩個傳奇武僧毫無保留的傾瀉力量,在短短幾分鐘之后,這影蹤禪院的后山那巍峨的建筑群,就如同遭遇了9級地震一樣,在老陳和祝踏嵐瘋狂的對攻之中,在大地搖曳與真氣的爆鳴之中,整個后山的禪院都垮塌了下來。

    直到露米娜斯帶著死亡騎士沖入這片廢墟的時候,他們才見證到了這場至高武道的最終結局。

    鼻青臉腫,身上布滿了傷口,跛著腳,狼狽到極致的老陳用棍子撐著身體,艱難的站在廢墟中,朝著援軍揮著手,他已經到了強弩之末的地步,而在他身后,被五晨寺秘傳的格斗技“分筋錯骨”和神秘強大的點穴戰技“輪回之觸”硬生生干倒的祝踏嵐掌門已經進入了深度昏迷之中。

    老陳贏得并不輕松,他幾乎拿出了所有壓箱底的手段,而且如果祝踏嵐的精神能更清醒一些,老陳沒準就會輸。

    但他還是贏了...

    這一戰,五晨寺的傳承...贏了!
艾澤拉斯死亡軌跡》最新章節,請記好我們的地址:www.zimzlr.liv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掃描二維碼在微信中分享
北京快乐8单双心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