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奇幻·玄幻 > 馭房有術 > 第2103章 又有一封信

馭房有術

  • 字體
  • 風格
聽書 - 馭房有術
00:00 / 00:00

+

-

自動播放×
溫馨提示:
是否自動跳轉到下一章節?
確定
取消

第2103章 又有一封信

    現代的科技,確實有夠發達,靠著衛星地圖,很快就將壽子山的平面圖展現出來。

    警察讓張禹過來看,張禹只需要看上幾眼,就按照推盤的結果,找到了拘留孫佛位。這個位置,結合平面圖與立面圖進行觀看,大體上是在山背側的位置,用方向來說,是西南方的半山腰稍上一些的地方。

    張禹完全可以預見,人八成是藏在這個位置。

    現在確定了地點,張禹又暗自嘀咕起來,那個斗笠人是什么目的。

    之前張禹也聽潘云講述過事件的整個過程。斗笠人將販賣假奶粉的四個案犯都給抓了,按照時間推算,應該是在孩子中毒之前。斗笠人抓走他們是什么目的?難道只是為了見義勇為?要是這樣的話,干脆都交給警方好了,沒必要將主犯給扣下。

    還有就是,假奶粉商人之前是在光明山販賣奶粉,當時斗笠人肯定也在光明鎮。斗笠人的真正目的是什么,張禹一直想不通。先前他就琢磨過,如果只是為了引他過去,那不如設置一個簡單點的局,自己還能很快找到。設置這么難的,若不是在路上遇到一個算命的,自己心中好奇,多問了一嘴,恐怕還破不了呢。

    一切都顯得是那樣的詭異,或許只有到了地方,自己才能知道真相。

    張禹看向警察,說道:“謝謝。”

    “不用客氣。”警察馬上說道:“張道長,不知道你還有什么事,盡管我,我們警方一定會盡量幫忙。”

    “沒有了,我這就告辭。”張禹說道。

    “那我送您。”警察客氣地說道。

    他把張禹和潘云送出派出所,眼瞧著二人上車離開,這才回去。

    潘云開著車,也不多廢話,以她的聰明,自然是知道張禹要去那里。按照方向,開了導航,她直奔壽子山的方向。

    眼下天色已黑,但二人已經說好了,今晚十二點之前要把人給找到。

    車子開了一個小時,終于來到壽子山山腳,潘云說道:“咱們現在往哪走?”

    張禹從懷里掏出歸真四象盤,只是簡單的一看,就能確定方向,指向右側,說道:“順著右側,沿著山腳開,到地方的時候,我會告訴你的。”

    他在心中已經拿定主意,壽子山自己是一定要上的,但是不能帶潘云上去。等到了地方之后,就讓潘云回去。

    “沒有問題。”潘云按照張禹的意思開車,不過嘴上卻接著說道:“有件事,我得提前跟你說明白。”

    “什么事?”張禹問道。

    “我估摸著,你十有八九是在想,等到了地方之后,就把我打發回去吧。”潘云直截了當,說出了張禹的心思。

    張禹沒想到潘云竟然先提出來了,他也知道潘云的個性,趕緊笑著說道:“我這也是為了你的安全著想。你放心好了,不用盯著我,我這個言出必踐。如果十二點之前找不到人,我一定兌現承諾。”

    “還記得上次咱們去小翁山抓那個邪門老道的事情嗎?”潘云沒有回答張禹的話,反而如此問道。

    “當然記得。”張禹點頭。

    “當時你一個人上山,讓我開車回去。結果路上就出了事,我被行尸給抓了,差點搭上性命,多虧了你救了我。現在咱們已經到了山腳,你確定我一個人回去,不會再遇到上次的事情嗎?”潘云淡淡然地說道。

    “這個......”張禹一怔,旋即想了起來,當時在和紙道人決戰的時候,對方拉出潘云來做人質,自己好不容易才干掉對方,救了潘云。

    但是轉念一想,張禹就明白了潘云話中的含義,擺明著是想跟著他一起上山。

    張禹說道:“山上肯定是有危險的,反正地方我已經知道,要不然這樣,我送你回安全的地方,然后再一個人過來。”

    “都大老遠的來了,哪有再折騰回去的道理。再者說......車沒多少油了,估計開不了多一會......這一路過來,道兒可不近,我也沒加油......”潘云說完,撅起了嘴巴。

    瞧那意思,是吃定了張禹。

    她這也是欺負張禹看不懂油表,確切的說,張禹都不知道油表在什么地方。

    油箱里的油,絕對夠回去的了。

    “這個......”張禹一下子就被潘云的話給噎住了。

    “別這個那個的了,當初在海門山的時候,不也是咱倆一起去的么。有什么大不了的。反正跟著你,我覺得最安全。再者說,我也不是擺設!”潘云得意地說道。

    “那......那好......”張禹無奈點頭。

    這個女人是去意已決,自己阻攔是沒用的,總不能在這里把潘云打暈,自己上山吧。萬一真像上次那樣,出點什么事,自己還不得后悔死。

    “呵......”見張禹答應,潘云得意地一笑,又道:“其實我覺得這事,應該沒什么危險,不用那么擔心。”

    “你怎么知道?”張禹不解地問道。

    “直覺!”潘云說著,瞥了張禹一眼。

    “這也行!”張禹皺眉。

    “怎么不行,我跟你說,我的直覺有的時候很準的。警察在辦案的時候,除了靠證據,在追查的過程中,也是要靠直覺的。”潘云得意地說道。

    “那......”張禹也不知道該怎么說,橫豎也說不過她,都得帶她去,干脆說道:“那就看你這次的直覺準不準了。”

    過了一會,車子來到山背后,張禹盯著羅盤,確定到了之后,說道:“停車。”

    潘云停下車來,就要下車,張禹先一步下車,四下打量起來,聽著周邊的聲音。

    這里除了刮風的聲音,再無其他的聲響,典型的荒郊野嶺。冬夜之中,風著實不小,給人一種凄涼、森冷的感覺。

    潘云隨后下車,四下看了看,然后從腰間掏出手槍。

    張禹走到潘云的身邊,掏出一張神打符給她,柔聲說道:“貼到身上。”

    “哼!”潘云揚起下巴,哼了一聲,明白這是張禹對她的關心。

    她接過神打符,塞進毛衣里面,說實話,也找不到什么像樣的地方貼,干脆夾在壕溝之中。

    潘云的雙頰,不自覺地泛起桃紅,好在張禹并沒有注意到這個。

    等潘云的手抽出來,張禹說道:“走,咱們上山。”

    他一手拿著火符,一手亮出金錢劍,走在潘云的前面。潘云似乎并不想讓張禹擋在她的身前,而是跟張禹聯袂而行。

    借著天上的星光,二人慢慢上山,在山腳就能感覺到冷,這一往上走,仿佛風勢更大,溫度更低。

    張禹本想將身上的外套脫下來給潘云穿,可衣服里揣著法器,一旦遇到危險,不方便拿出來。

    他只好摟住潘云的腰肢,讓潘云貼的自己進一些,卻仍然是小心戒備。潘云任由張禹摟著,臉上的表情十分嚴肅,和張禹一樣,也是四下打量。

    潘云終究不是小家碧玉,別看她在家和張禹在一起的時候,會因為身體的觸碰而緊張,可到了這種地方,反而一點也不緊張。

    走了一會,便能看到山坡上的亂墳,有些墳頭有墓碑,有些墳頭沒有墓碑。

    深夜之中,走在這種地方,著實需要一定的膽氣。不過這對于張禹來說,早已經不算什么,大晚上的去墳地,也不是第一回。

    他能夠感覺到,潘云貼的更緊,表面上潘云看起來不害怕,可從這個舉動能夠看出,她多少還是害怕的。

    張禹除了小心戒備之外,還要計算著路線。一路上除了風聲和看到亂墳之外,并沒有其他的異常。

    又走了一段路,大概來到了半山腰,張禹先停下腳步,取出歸真四象盤,再次確認方位。

    看了片刻,他確定一路上來,自己沒有走錯,距離拘留孫佛的方位,也是越來越近,大體上就在正前方。

    “怎么樣?”潘云低聲問道。

    “就在前面不遠,不要害怕。”張禹溫和地說道。

    “我也不怕呢!”潘云桀驁地說道。

    張禹朝她一笑,低聲說道:“對對對......潘警官的是巾幗不讓須眉......”

    “那是......”潘云揚起了下巴。

    兩個人說了幾句話,能夠放松一些。張禹這次不能再摟著潘云繼續向上,因為一旦出現危險,出手的時候會不方便。

    張禹心中有數,如果目標真在這里,那布局的斗笠人絕對不是等閑之輩。自己還要保護潘云,屆時必須要搶到潘云的身前。

    潘云握著手槍,和張禹肩并肩的向前,走了能有五分鐘,張禹突然看到,前面的樹下,好像有一個影子。

    他立刻拉住潘云,停下腳步,仔細打量。

    潘云的眼神也不錯,順著張禹的目光看過去,雖然有些暗,她隱約也看到了一個人影。

    “誰?”張禹直接問道。

    “啊!”

    他的聲音一落,對面瞬間響起一聲驚叫。

    這聲驚叫中,充滿了恐懼,顯然是怕到了極點。

    緊接著,對面又響起一個緊張且沙啞的聲音,“誰......是人是鬼......”

    “我們是警察,你是什么人?”張禹沉聲問道。

    他仔細聽著,大概能夠確定,周邊并沒有其他的聲音。張禹向前走了兩步,剛要當到潘云的身前,就聽對面那人沙啞地叫道:“警察......警察......救命......快救我......”

    聽這人的聲音,似乎充滿了興奮。

    潘云看到張禹上前,也馬上跟上兩步,舉起手槍,以防萬一。

    現在二人能夠看的清楚一些,一點沒錯,樹下確實站著一個人。

    這讓張禹有點納悶,聽對方的聲音,好像并不痛苦,就是聲音沙啞,有氣無力。

    張禹問道:“你是什么人?”

    “我、我是......做買賣的......遇到有人搶劫......求求你,救救我......”男人急切地說道。

    “做買賣的......什么買賣?搶劫你的人,還真挺有心,能把人綁在這里,不會是沒事閑的吧。”張禹淡淡地說道。

    跟著,他又上前三步。這次看的更加清楚,男人大概能有四十多歲,被綁在樹上。只是這個距離,五官還不是特別的清晰。

    “我、我是賣......賣保健品的......”男人又是沙啞地說道。

    一聽這話,張禹心中不由得暗罵一句,到了這個時候還撒謊。

    張禹冷冷地說道:“賣保健品的?那不好意思了,我們找錯人了。我們只是奉命來找一個賣假奶粉的。”

    說完,他看向一邊的潘云,故意說道:“不是案犯,咱們走吧。”

    “好。”潘云也是心中痛恨,都到了這個份上了,竟然還敢撒謊。她和張禹一樣,作勢就要走。

    那人一聽說二人要走,急忙叫道:“我說、我說......我就是賣假奶粉的......救救我吧......”

    張禹冷笑一聲,故意問道:“真的假的?有什么憑證嗎?”

    “我們一共四個人在光明鎮賣假奶粉,鎮上買了我們奶粉的人,都能認出我......”男人說話的時候,都好急哭了,像是生怕張禹他們走了。

    “那我再問你,到底是被什么人抓住,綁在這里?”張禹問道。

    “我們在賣光奶粉之后,就離開光明鎮,順著國道離開鎮海之后,不想車在半路上爆胎了。我們下車維修,結果突然冒出來一票人,把我們給抓走了......他們先是把我們帶到一個廢棄的院子里好頓毒打......然后也不知道,把我的三個同伙押到哪里去了,反正我是昨晚被送到這里來的......凍死我了......嚇死我了......”男人說到這里的時候,終于忍不住了,哭出聲來。

    被綁在這種地方,是個人也受不了。正如他所說,不被凍死,也得被嚇死,這周邊還有好幾個墳頭呢。

    張禹和潘云交換了一個眼色,彼此點了點頭,對方的描述和之前掌握的一樣。

    “據我們警方了解,抓走你們的人,有一個戴斗笠的。這個人在什么地方?”張禹問道。

    “沒錯,確實有這么個人,他說話陰陽怪氣的。就是他提出來,把我綁在這里......對了,他還在我身上留了一封信......”男人又是哭著說道。

    “信?”張禹疑惑地嘀咕一聲。

    潘云也是納悶,“又是信......”

    張禹向前一甩,打出四張火符,“噗噗噗噗!”

    火符化作火球,登時將男人的四周照亮,綁在樹上的那人,明顯嚇了一跳,緊張地驚呼起來,“啊!”

    剛剛只是借著月光來看,此刻有了火光,一切都能看得清楚。

    在男人的身上,可謂是五花大綁,除了頭能動之外,再哪也動不了。

    他鼻青臉腫,臉上現在不是鼻涕,就是眼淚,別提有多狼狽。

    張禹又慢慢向前,仔細觀察周邊,以免陷入什么陣法當中。

    說來也怪,他竟然沒有感覺到半點陣法的氣息,仿佛這里什么也沒有。

    就這樣,張禹和潘云終于慢慢地來到男人的面前。果不其然,在男人胸口的位置,塞著一個信封。
馭房有術》最新章節,請記好我們的地址:www.zimzlr.liv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掃描二維碼在微信中分享
北京快乐8单双心得